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虎狼在侧,不可自撤藩篱  

2006-10-01 01:17:38|  分类: 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继去年油价、石油公司收入和广东“荒”危机之后,一位知名学者关于收入分配失衡源于垄断和腐败的断言、一条目前还无从证实的倒闭电力公司抄表工年薪10万的“新闻”再次在全国掀起了口诛笔伐“垄断”的热潮,在众多媒体笔下,垄断似乎已经成为万恶之源。在《反垄断法》正紧锣密鼓制订之际,这场舆论风潮更加引人注目。

其实,只有在以下3种情况下,垄断才是不好的:第一,一个统一、独立的国家市场,不考虑来自国际市场的影响(欧盟的反垄断规章可能是唯一的例外,但欧盟本身已经是一个高度一体化的单一市场,在国际市场体系中近乎一个国家);第二,不考虑替代商品的作用;第三,与垄断相比,竞争有利于促进企业提高效率,进而有利于推进消费者福利。而现代经济的发展,恰恰大大动摇了这三项基本假设的现实性。不说替代商品如何大大削弱了垄断侵犯消费者福利的能力,也不说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效应如何在很多情况下决定了“垄断”已经成为效率的来源,仅仅国际化竞争这一项因素,就足以使我们需要强化本国垄断企业的力量(当然要在正确的方向上)而不是削弱他们。

世界经济一体化潮流正将世界各国市场日益紧密地联结成为一个统一的世界市场,各国国内市场与国外市场之间的藩篱越来越低矮、越来越容易规避。在这种情况下,一家企业即使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垄断水平,国外同行依然随时可能进入,潜在的竞争压力将迫使该企业不断努力提高效率。这样,既不能说该企业在国内市场的这种“垄断”消除了竞争,也不能说这种“垄断”降低了国内消费者的福利;相反,为了维持国内的经济福利水平,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增强该企业与国外企业竞争的实力。看看这几年的国际市场定价权之争,看看寥寥可数几家国际企业巨头面对我国众多买主/卖主的谈判格局吧!虎狼在侧,我们岂可自撤藩篱!也正因为如此,即使在发达国家,“外经贸例外”也是其反垄断法规常用的原则。

这两年,拜托高涨的国际油价所赐,中石油、中石化等国有控股石油巨头销售收入和利润刷新了历史纪录,招致了一些媒体的大加挞伐。其实,在国际市场油价高涨之际,我国石油企业利润高涨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如果他们的利润不能高涨,我们才应当担心,担心其效率无法应对国际化竞争。国资控股石油巨头的“垄断”不是罪过,因为国际石油业本来就是寡头市场,我们不能把西方垄断企业的利润视为“效率”的象征,同时把本国企业的利润当作罪恶。在全球化的经济竞争中,如果我们希望本国有能力按照自己的利益和意愿有力地影响国际市场油价走势,如果我们希望改善我们在国际经济利益分配格局中的底层地位而不是自甘沦落,那么,我国这样的企业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去年,许多媒体和学者将广州、深圳等地区的局部“油荒”归咎于中石油、中石化等国有控股石油巨头的“垄断”,并声称引进民营资本、打破国资控股石油巨头“垄断”格局乃是化解“油荒”和抑制油价高涨的出路。其实,上述分析——如果这些说法还称得上“分析”的话——纯属欲加之罪,因为内地成品油价格未能追上国际油价涨幅,境外汽车、轮船、飞机都愿意在内地加油,与港、澳两个自由港毗邻且海港、机场一应俱全的广东首当其冲,以至于深圳每天投放市场的成品油有1/5被香港汽车加走,局部、暂时“油荒”实在无可厚非。把引进民营资本、打破国资控股石油巨头“垄断”格局当作化解“油荒”的药方更是南辕北辙,因为国资控股石油巨头多少还能服从一些政府要求,在内地成品油价格明显低于国际市场价格、甚至与成本倒挂时还承担保证市场供应的义务,以至于中石油去年上半年炼油及销售业务由盈利转为亏损59.5亿元,民营资本则不可能做这种亏本生意。考虑到有些人一贯严厉抨击国企的“垄断”,对私营企业和外企的垄断行为却百般辩解,其中究竟有何奥妙,也确实值得人们深思。

在更广阔的背景上,我们可以看到,部分大宗初级产品进出口贸易的垄断不仅有助于改善我国在国际利益分配格局中的被动地位,而且通过要这些企业集团以缴纳沉重的赋税和上缴巨额利润换取这些垄断权利,我们可以获得一种成本相对低廉的财政收入汲取方式。鉴于当前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和资金流动监控系统还极为薄弱且短期内难以彻底改观,征收直接税的成本太高,垄断企业的这一功能决非无足轻重。我们应当做的不是盲目地破除垄断,而是通过制度措施保证其垄断利润流入国库并用之于民,而不是流入企业高管的私囊;保证垄断经营产品价格随行情有起有伏,而不是单向上涨;保证国内居民也能投资参股这些企业,分享其收益,而不是只准许海外投资者分享其无风险的垄断收益。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