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冷看“非中国制造”商标  

2006-10-01 01:54:34|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怪事年年有,不如今年多。在中国“世界工厂”影响力日长、美欧对华贸易保护主义思潮甚嚣尘上之际,一家在知名离岸金融中心直布罗陀注册的Alvito公司、一个名叫帕斯特里扎的人也打算来趟这沟混水,借助贸易保护主义思潮牟利,他们先后向美国政府和欧盟有关部门递交了申请,要求注册“非中国制造”(NOT MADE IN CHINA)商标——《上海证券报》一篇报道,在中国国内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申请注册“非中国制造”(NOT MADE IN CHINA)商标本身只不过是一种类似新纳粹主义的卑鄙下流的手段,与当年美国某国会议员当众锤砸日本汽车一样,除了充分暴露当事者人格何其堕落之外,这个申请中的商标本身不太可能影响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的销售,甚至也很难通过美、欧的商标审批。且不说有专业人士已经指出,许多国家商标法不准将地名及“制造”字样注册为商标;就算是美欧商标法规没有这样的规定,鉴于这个申请中的商标侮辱我国国体与尊严,中国任何公民、企业、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都有权就此向美国政府和欧盟有关部门提出异议,想来美欧有关部门还不至于丧失基本的理智。而且,笔者注意到,申请注册该商标的Alvito公司注册于直布罗陀这个欧洲名列前茅的离岸金融中心,这类离岸公司多数是没有实际生产能力的皮包公司,当事者申请注册这个商标本意多半并非自己生产销售有关商品,而是希望注册之后转让或者收取商标使用费牟利。

尽管如此,投机者能够考虑靠“非中国制造”商标牟利,本身就表明在美欧社会上对华贸易保护主义思潮已经颇为猖獗。我国对外贸易差额区域分布严重失衡,贸易顺差高度集中于美国、欧盟和非石油输出国,尤其是美国和欧盟,偏偏美欧又是对国际贸易规则影响力最大的国家/国家集团,以至于我国遭受的保护主义压力颇有与日俱增之势。尽管美欧对华贸易逆差归根结底是其国内储蓄、消费模式有问题所致,但在西方代议制民主政体下,归咎于贸易伙伴“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思潮更容易博得政客们的青睐和操纵。因此,我们要对这种已经露头的对华贸易保护主义极端化趋势予以坚决还击,更要防患于未然,对整个进口国社会做好公共关系工作,避免上述非理性思潮泛滥成灾。毕竟,商场如战场,而孙子早就告诉过我们“上兵伐谋”。为此,我们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个方面是要进一步规范对外贸易秩序,尽可能遏制过度依赖价格竞争的行为,更多地依靠非价格竞争力开拓国际市场,消除进口国制造业部门的敌意和口实。

第二个方面是主动让进口国社会合理分享中国外贸发展的利益,从而削弱其保护主义动机。如发展对进口国投资、在当地华资企业合理增加雇佣当地人员,等等,也许,与当年的日本一样,我们需要制定中国版本的“黑字回流”计划了。

第三个方面是在进口国组织反贸易保护主义同盟军。在这方面,就具体策略而言,首先,我们应当积极支持贸易伙伴国进口商、销售商、在华投资商及其团体的发展,借助他们的政治活动能力,阻止保护主义团体将自己的意愿转化为政府实际的保护措施。当然,我们支持进口国自由贸易阵营的手段必须符合当地法律。

其次,充分利用在华外国投资者的政治活动能力。我国出口贸易的突出特点是外资企业和加工贸易所占比重甚高,为了自身利益,在华投资的外商有强大的内在动机为避免限制从中国进口而奔走呼号。

第三,进口国保护主义阵营为了在社会上赢得尽可能多的支持,需要通过舆论工具向其居民宣传我国商品如何冲击了他们的产业。为了削弱保护主义阵营的政治实力,我们需要尽力使进口国居民认识到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给他们消费者带来的福利,使他们认识到保护主义团体为了私利使整个国民经济付出的代价。为此,我们和进口国自由贸易阵营需要促进进口国学术界、新闻界围绕上述课题开展研究,制造舆论,向保护主义团体施加强大舆论压力,从根本上削弱保护主义团体的政治活动能力。

在更高的层次上,我们可以看到,组织反贸易保护主义同盟军、遏制保护主义浪潮有助于增进国际正义。归根结底,任何经济活动都必须满足其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合法利益,包括消费者、厂商和工人。在一国之内,不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诉求容易为另一方所了解,现代民主政治的发展也更容易在规则制定过程中容纳不同利益相关者的合法利益,国家政权也容易通过行政和司法权力来对不同各方加以平衡。然而,在这个国际分工空前发达的时代,生产者在甲国而消费者在乙国,决定限制进口与否的权力掌握在乙国政府手里,尽管甲国生产者在乙国市场有着合理、合法的利益,但乙国政府并无维护这种利益的法定义务,也缺乏这样做的内在动力;相反,西方代议制民主政制在这种情况下更容易使贸易保护主义分子的图谋得逞。通过在进口国组织反贸易保护主义同盟军,把国际间利益分割部分转化为进口国国内利益分割,让进口国政府承担保护这种合法权益的义务,对增进国际正义无疑具有积极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