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评美中贸易关系评估报告  

2006-10-24 10:34:32|  分类: 中美经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份写的,自己觉得还算比较满意,贴上来)

2月14日,美国贸易代表署发布了中国入世4年来第一份全面评估对华贸易关系的报告——《美中贸易关系:进入更大责任和执法新阶段》(U.S. Trade Relations: Entering a New Phase of Greater Accountability and Enforcement,下文简称《报告》),公开宣布要对中美贸易关系进行“彻头彻尾”(top-to-bottom)的评估,美国贸易代表波特曼声称调整美国对华贸易政策正当其时,在中美两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一、美中贸易评估报告主要内容

这份报告的主要内容是在回顾、展望对华贸易政策发展3阶段的基础上提出了美国对华贸易的3项核心原则、6项目标和建议采取的10项主要措施。这份报告认为,在第一阶段(1986—2001年),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中心工作是与中国谈判基本的贸易协定,将中国带入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贸易体系。在第二阶段(2001—2005年),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关注的首要问题是督促中国与全球贸易体系结合,遵守入世承诺。从2006年开始,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发展进入第3阶段,在这一阶段,中国容易履行的对世贸组织承诺已经履行完毕,剩下的全部是履行难度较大的承诺,且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迅速提升,对美国贸易和全球经济平衡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根据上述分析,该报告提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贸易政策的两项核心原则奉行至今,即推动日益开放、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为美国人民赢得该体系的经济利益;在这一阶段,对华贸易政策还需要增添第3项核心原则——追求更平等、更持久、具有平衡的机会、能够为美国创造对称的出口部门就业机会的贸易关系。[①]在上述原则下,对华贸易的6项目标是:参与;执行和守诺;美国贸易法执法;进一步的市场准入和改革;出口促进;积极确定和解决贸易问题。

报告建议从以下方面采取行动:强化美国贸易代表署执法能力,组建对华执法特别工作组,以便更好地确保中国履行贸易义务;强化美国贸易代表署获得中国贸易体制和政策综合信息的能力;强化对华贸易谈判能力;就对华贸易增强与其他贸易伙伴的协调;强化美国与其它亚洲经济体的贸易关系;通过美中商贸联委会等高层对话机制增进对中国监管体制改革的关注;提高对华高层会谈的效率;扩展、强化美中对话议题,包括中国参与全球体系、市场准入、电信标准、金融服务业等问题;就对华贸易政策加强美国政府内部和政府与国会之间的协调。

 

二、美中贸易评估报告的理性侧面

尽管这份报告中的不少论点我们不敢苟同,但在美方统计对华贸易逆差创造2016亿美元历史纪录、国会山上下贸易保护主义鼓噪一时甚嚣尘上的背景下,这份报告毕竟表现出了较多的理智。

首先,这份报告对中美经贸关系总体评价是好的,认为对华经贸的“这些发展有助于扩大和深化美中两国在各个层次的关系”,[②]列举了美国从对华贸易关系中的受益(尽管很不完全):廉价中国商品促进了美国无通货膨胀的经济增长;中国是美国增长最快的主要出口市场,2001年以来,美国对华出口增长5倍于对世界其余地方出口的增长,中国从美国第9大出口市场跃居第4大出口市场,2004、2005年美国对华出口增长率分别高达22%、20%;[③]……等等,摩擦是第二位的。

甚至在中国与东亚邻国出口与投资竞争问题上,该报告也颇为公正地指出,中国对美出口增长对于东亚区域而言绝非零和游戏,因为中国更多地是发挥了最终组装线的作用,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等国直接对美出口份额虽然有所下降,但对中国的元件出口增长迅速,在中国经过组装,最终还是出口到了美国。[④]

其次,美国政府行政部门秉承了相对理性的一贯特点。这份报告明确指出,贸易失衡不仅仅是贸易政策的问题,美国与其贸易伙伴的经济增长率差别和储蓄、投资、消费模式等宏观经济因素才是导致美国巨额贸易逆差的首要因素。[⑤]在该报告的发布会上,波特曼也明确反对把这份报告与贸易赤字挂钩,对某些美国国会议员酝酿的向进口中国商品征收27.5%惩罚性关税、取消对华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等极端贸易保护主义议案表示异议。

有鉴于此,作为一个具备足够自信的大国,我们无需过分敏感,将这份报告视为美国发动全面对华贸易战争的前奏,毕竟,这份报告提出的一系列措施并没有强调单方面制裁中国,更多地还是注重获得中国信息、与中国协商。

 

三、美中贸易评估报告的主要缺陷

尽管如此,这份报告仍然存在较多缺陷,过多指责美中贸易关系在提供机会、平等和持久性方面失衡,自我反省则付诸阙如。其主要缺陷如下:

首先,《报告》非常关注中国的市场准入和产业发展政策,强调在从2006年开始的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发展第3阶段,对华贸易政策还需要增添第3项核心原则——追求更平等、更持久、具有平衡的机会、能够为美国创造对称的出口部门就业机会的贸易关系。[⑥]为此,在《报告》罗列的美国最关注的问题中,不仅包括市场准入,而且包括所谓“未通报的、广泛的对自己产业的政府补贴和优惠”。不错,我们也不愿意采用、实施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的补贴、优惠等政策工具,但我们希望未来的美国贸易代表署对华执法特别工作组能够充分意识到,自由化并非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体系的基本目标,而是实现其基本目标的手段,促使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才是其基本目标之一,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体系也为此赋予有关成员国一系列可以使用的政策工具。

君不见《关贸总协定》开头就开宗明义地声明:“……认识到在处理它们在贸易和经济领域的关系时,应以提高生活水平、保证充分就业、保证实际收入和有效需求的大幅稳定增长、实现世界资源的充分利用以及扩大货物的生产和交换为目的,期望通过达成互惠互利安排,实质性削减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消除国际贸易中的歧视待遇,从而为实现这些目标作出贡献”;其第十八条“政府对经济发展的援助”进一步明确,“各缔约方进一步认识到,为实施旨在提高人民总体生活水平的经济发展计划和政策,这些缔约方可能有必要采取影响进口的保护措施或其他措施,只要此类措施能够便利本协定目标的实现,即为合理的”。

《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开头也重申了发展中国家享受优惠待遇的原则:“……需要作出积极努力,以保证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其中的最不发达国家,在国际贸易增长中获得与其经济发展需要相当的份额,……”

由于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经济全球化潮流中收益和负担分配严重失衡,发展中国家分享的全球化收益太少,而承担的调整负担太多,强调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利更有其现实意义。多哈回合之所以又称“发展回合”,原因就在于此。也正因为如此,在2005年12月18日世贸组织第六次部长级会议通过的《“多哈工作计划”部长宣言》前言中,第二段就是:“我们强调发展问题在多哈工作计划各方面的核心重要性,并再次承诺在下列市场准入和规则制定的谈判结果中以及与发展有关的具体议题的谈判结果中,使之变为有意义的现实,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予以落实”;“待遇和差别待遇”一节也强调:“我们重申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是《WTO协定》的不可分割的部分”。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仍将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决定了中国有权利享受发展中国家待遇,运用特定政策工具实现经济发展目标。

其次,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只能承担与自身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力所能及的义务。在这方面,此前不分青红皂白一刀切的关税减让就曾经令许多发展中国家蒙受重创,因为这些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滞后,难以建立如同发达国家那样现代化的税收体系,其财政收入高度依赖于有征收简便之利的关税,正如美国历史上关税收入曾经占联邦财政收入80%乃至90%以上一样,而大幅度关税减让义务把这些国家的财政体系推向了破产。中国没有陷入这样的困境,但不会不吸取这样的教训,希望美国有关部门也能时刻牢记类似教训。

第三,与其它几乎所有涉及对外贸易关系的文告一样,《报告》隐含地将美国规则当作世界各国必须一体凛遵的国际准则了,这种心态不仅与事实相悖,而且是众多摩擦之源,而这些摩擦即使对增进美国自身利益而言也多半是毫无意义的。《报告》列举了对华贸易政策新阶段的6项目标,第一项就是“参与”,即推动中国加入某些国际协定和国际组织,而这些协定和组织通常是有争议的,这种争议又往往是因为其条款“西化”色彩太过浓烈,对发展中国家存在较大副作用,如世贸组织《政府采购协定》、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因特网公约》等等。我们不是不可以加入这些国际协定和国际组织,但这些国际协定和国际组织必须适应发展中国家加入的现实,对其条款作出相应调整,充分反映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权益。任何希望取得中国合作的国家都必须牢记,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我国只能以享有完全权益的平等成员身份参与国际协定和国际组织。

第四,中国在履行入世承诺方面最突出的问题不是市场准入开放进度滞后,因为不仅有关国际组织和其它绝大多数世贸组织成员方对此作出了公正的评价,就是在华美资企业也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问题,正如中美商会公共政策发展委员会联合主席伍德兰(Teresa Woodland)指出的那样,在美国企业在中国遇到的问题中,市场准入问题已经跌出了10名之外;[⑦]而是某些地区擅自提前开放某些部门的市场(如零售业市场),从而损害了中国国家法律的统一性和权威;且美国在履行向中国产品开放市场承诺方面表现出了许多缺陷,众多中国企业对此深有感受,去年的纺织品特保争端就是一例。

第五,这份报告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及其执法的“缺陷”大加指责,声称“知识产权执法是中国的最大弱点之一”(《报告》第14页)。其实,且不提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过美国,甚至有过分严厉之嫌;也不提美国国民、企业、机构在对中国商标、传统知识、遗传资源等方面知识产权的侵犯,以及用无效专利向我们索取高额专利费等无赖行径;更不提包括IBM在内的不少美国企业也对美国过分严格的知识产权法规啧有烦言,以至于主张美国在这方面向中国学习;美国政府也应注意到,在这个问题上指责中国最活跃的美国企业往往也是在美国国内因垄断、滥用知识产权而遭到指控乃至诉讼的企业,美国政府不应动用公共权力去维护美国企业攫取在美国国内所不能容许的垄断利润。

昔日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有名言曰:“我们都知道他是个狗娘养的,但重要的是,他是我们的狗娘养的”;在知识产权问题上,美国某些议员们同样把“自家的狗娘养的也比别人好”心态演绎得淋漓尽致,奉行双重标准,对外国企业的知识产权要求往往以“人类利益”等为由加以压制,对本国企业在外国明显无理的知识产权要求则几乎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律维护。去年禽流感疫情狼烟四起,对H5N1型禽流感病毒有一定疗效的药物“达菲”(磷酸奥司他韦胶囊)产能不足而出现供应短缺迹象,联合国秘书长、世界卫生组织、数十个国家的卫生部长呼吁该药品专利持有人瑞士罗氏公司放弃该药物专利权,公开达菲的配方和生产工艺,但罗氏公司仅表示将增加产能,并欢迎“有能力的”公司与之洽谈变通办法,美国国会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厉声抨击这一决定“不可接受”,“罗氏公司正把自己的利益置于人类健康之上”,而此公屡屡就经贸问题提出极端反华议案,并以此而闻名中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

正由于美国政治体制导致其贸易政策特别容易受特定利益集团操纵,我们不能不对美国计划成立的对华执法特别工作组表示关注,毕竟,即使在上世纪80年代美、日贸易争端尖锐的时期,美国也不曾设立类似的针对特定国家的工作组。鉴于《报告》声称对华执法特别工作组将与美国产业界、其它政府部门密切合作,而众所周知,美国政治体制导致其贸易政策特别容易受特定利益集团操纵,不少人担心该工作组将恶化中美贸易环境,激化贸易争端局面,我们希望该机构能够尽可能秉承客观、公正立场,以免沦为某些利益集团的工具,我们自己也要为此作好相应的准备。

在全球经济失衡严重的今天,我们无意一味追求贸易顺差,也愿意为调整贸易差额作出自己的努力。问题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究其本质,美国贸易逆差不过是美国国民储蓄率过低的表现,并非中国“不公正贸易行为”所致;近年美国国民储蓄率过低,主要根源又在于财政赤字飚升。对此视而不见,一味苛责往往子虚乌有的中国“不公正贸易行为”,实属缘木求鱼。

不仅如此,在调整中,无论是为了公平还是为了效果,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都只能量力而行,美国自己也必须承担相应的调整责任。首先,稳定的国际经济环境、持续增长的经济产出是国际社会的“公共产品”,各国为此承担的协调成本类似税收,因此分担协调成本时也应当符合衡量税收公平的标准,即受益原则和负担能力原则,前者要求受益多者多承受负担,后者要求实力强者多承受负担。根据这两项标准衡量,尽管中国应当而且必定会为解决全球经济失衡作出自己的贡献,但要求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为全球最大发达国家的经济调整“买单”,堪称荒谬,美国自己必须作出相应的努力来提高本国国民储蓄。其次,从调整措施的效果来看,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测算,与提高东亚(中国大陆除外)投资率、促进日本和欧元区经济增长等其他候选方案相比,降低美国财政赤字才是解决全球储蓄-投资失衡及其相应经常项目收支失衡的最优途径,美国国民储蓄率如能提高1个百分点,其经常项目赤字将减少相当于0.5%GDP的数额,效果最为显著。[⑧]

 

四、结束语

不知是有意抑或巧合,《报告》发布之日正值西俗情人节。中美这样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不应当、也不可能是什么“情人”关系,但完全可以在平等基础上成为共同推动两国、区域乃至世界经济发展的伙伴,因为正如这份报告指出的那样,中美贸易关系不仅日益成为两国经济的中心问题,其地区乃至世界意义也日益显著,过去4年全球经济增长将近一半来自中美两国。两个贸易额合计数万亿美元的大国在某些贸易问题上产生意见分歧是正常的,重要的是通过平等、冷静、理性的协商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动辄挥舞贸易摩擦的大棒。我们期望两国政府都表现出足够的大国责任感,妥善解决双边经贸中存在的问题,推动中美两国经贸合作、两国经济平稳发展。

 



[①] 参见报告第11页第2段。

[②] 参见报告第3页第2段。

[③] 参见报告第3页第4、5段。

[④] 参见报告第4页注释。

[⑤] 参见报告第11页,脚注3。

[⑥] 参见报告第11页第2段。

[⑦] 藤晓萌:《中国美国商会:两国贸易紧张不利于美在华企业》,《21世纪经济报道》,2006年2月20日,第8版。

[⑧] IMF,World Economic Outlook,September 2005,pp.98-105。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