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陶渊明的情歌——《闲情赋》  

2006-10-26 15:56:32|  分类: 诗词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学栏目一直没有放上内容,本来想先把自己以前写的经济史论文放上去,这几天工作太累,刚刚干完一件事情,放松一下,还是来篇轻松一点的吧!

原文:

初,张衡作《定情赋》,蔡邕作《静情赋》,检逸辞而宗澹泊,始则荡以思虑,而终归闲正。将以抑流宕之邪心,谅有助于讽谏。缀文之士,奕代继作;因并触类,广其辞义。余园闾多暇,复染翰为之;虽文妙不足,庶不谬作者之意乎。

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

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以争芬。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

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同一尽于百年,何欢寡而愁殷!

褰朱帏而正坐,泛清瑟以自欣。送纤指之余好,攮皓袖之缤纷。

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

曲调将半,景落西轩。悲商叩林,白云依山。

仰睇天路,俯促鸣弦。神仪妩媚,举止详妍。

激清音以感余,愿接膝以交言。

欲自往以结誓,惧冒礼之为愆;待凤鸟以致辞,恐他人之我先。

意惶惑而靡宁,魂须臾而九迁: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

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

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

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

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

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

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

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而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考所愿而必违,徒契契以苦心。

拥劳情而罔诉,步容与于南林。

栖木兰之遗露,翳青松之余阴。

傥行行之有觌,交欣惧于中襟;竟寂寞而无见,独绢想以空寻。

敛轻裾以复路,瞻夕阳而流叹。步徙倚以忘趣,色惨惨而就寒。

叶燮燮以去条,气凄凄而就寒,日负影以偕没,月媚景于云端。

鸟凄声以孤归,兽索偶而不还。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

思宵梦以从之,神飘飘而不安;若凭舟之失棹,譬缘崖而无攀。

于时毕昴盈轩,北风凄凄,恫恫不寐,众念徘徊。

起摄带以侍晨,繁霜粲于素阶。

鸡敛翅而未鸣,笛流远以清哀;始妙密以闲和,终寥亮而藏摧。

意夫人之在兹,托行云以送怀;行云逝而无语,时奄冉而就过。

徒勤思而自悲,终阻山而滞河。迎清风以怯累,寄弱志于归波。

尤《蔓草》之为会,诵《召南》之余歌。

坦万虑以存诚,憩遥情于八遐。

 

 据说这篇赋是五柳先生年轻时的作品,赋前序言表明该文是作者仿效张衡、蔡邕诸人言情小赋的游戏之作,意在“抑流宕之邪心”,期望其“谅有助于讽谏”。自从屈原以来,用“美人芳草”比喻自己政治抱负的写法成了中国文学界的正宗,单纯的情诗在民歌中多但在文人作品中少,由于这篇赋中的感情表白极为炽烈,虽然作者在序言中冠冕堂皇地说自己的这篇文章“将以抑流宕之邪心,谅有助于讽谏”,但1000多年来仍然颇有争议。南朝梁萧统《陶渊明集序》里称之为陶集中的“白璧微瑕”;苏轼《东坡题跋》反驳,称许这篇赋达到了《国风》那样“好色而不淫”的标准,完全合乎“风骚之旨”。鲁迅《题未定草(六)》曾指出它爱情自白的大胆,他在《选本》一文中还说《文选》“不收陶潜《闲情赋》,掩去了他(指陶渊明)也是一个既取民间《子夜歌》意,而又拒以圣道的迂士”。因此,这篇作品正好反映了陶渊明思想作风的另一面,而且艺术上也有清婉流丽的特色,值得一读。

全赋可分三大段。第一段描写自己想象中女子的品德仪容之美和自己的向往爱慕之情。第二段用一连串暗示比喻表现对爱情追求的热烈幻想,同时也流露了对爱情失意的担心。第三段集中写爱情追求中的犹豫不决和流连怅惘的矛盾心情,最后用“发乎情,止乎礼义”的思想来解脱苦闷,使感情归于闲正。(《陶渊明诗文选》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第98—99页。)

在赋的第二部分中,陶渊明用连续的十个句子表达了自己的幻想: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

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

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

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

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

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

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

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而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诸位看官,不知你能否把这强烈大胆的表白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五柳先生统一起来?

后人曾经如此评论《闲情赋》:“闲情作赋太无聊,有好何须九愿绕。我愿将身化长带,一生牢系美人腰”,倒也明白。

如果在这十愿中选一个最精彩的,你会选哪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