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承认为世界第二强国又何妨?  

2007-11-19 09:34:1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有凑巧,14日上午我刚刚和来自伦敦的替代投资管理公司(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nagement)客人讨论中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听到了客人对中国经济影响力的称赞;下午就接到和讯网郭哲先生的稿约,要我评论这样一条美欧民意调查结果称中国为世界第二强国的新闻:

十月中旬,法国社会研究机构Harris Interactive受法国France24电视台和美国《国际论坛先驱报》委托在美欧开展民意调查,调查样本覆盖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和美国的6645名居民,年龄16岁至64岁,调查结果显示,受调查者普遍认为中国是世界第二强国,其中各国持此观点的受调查者比例分别为:法国93%,美国90%,德国和英国87%,意大利88%,西班牙86%。

美欧居民持有这样的观点并不奇怪,确实也很有根据。所谓“强国”与否,比较的是包括政府行动能力、经济规模、国民生活水平、军事力量、文化感召力等等在内的综合国力;能够角逐强国前五名的无非是美国、中国、俄罗斯,以及欧盟的两三个国家,或是将欧盟作为一个整体,或是将日本也纳入这个行列。在这里,美国的综合国力名列榜首,世所公认;至于第二强国,其它国家或国家集团都存在严重的缺陷:日本在严格意义上仍然是一个被占领的战败国;俄罗斯因为苏联解体而蒙受了不可挽回的重创;欧盟没有一个成员国人口上亿,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都很难单独作为世界一“极”,但作为一个整体的欧盟行动能力又还非常差;俄罗斯和欧盟都在遭受人口老龄化的危机……相比之下,中国作为一个人力资源充裕、国土广大、经济规模已经跃居世界前茅且增速居全球大国之首的国家,被众多美欧民众视为世界第二强国,实属理所当然。我国人均GDP水平与美欧国家相比确实存在较大差距,但我们需要记住,国际政治的基本单元是国家而不是个人,在任何时代“强国”与“富国”都不是完全等同的概念,而且市场上汇率对比并不等于真实的购买力对比。

即使观察者存在偏见,即使观察存在偏差,但客观情况的变化终将反映到人们的认识之中。这条新闻表明,经过建国以来58年奋斗,随着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确实已经彻底改变了昔日世人眼中“东亚病夫”的形象,世人越来越多地承认了中国国力的增强,即使自从马戛尔尼使团访华和鸦片战争之后对中国极度蔑视的西方人也不例外。我们无须讳言我们仍然存在的众多问题,其中某些问题还相当严重,我们也必须意识到某些势力未必不存在“捧杀”中国的图谋,但我们同样不应该借口问题抹煞成绩,不应该陷入“阴谋论”的思想陷阱而整日疑神疑鬼。借口中国现存问题而完全否定“中国是世界第二强国”的观点,不过是因为思想上存在一个误区——强国必然完美无缺。

那么,面对这样的现实和外界认识,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首先,我们该做的当然是继续努力解决我们面临的众多问题,进一步增强我们的国力,完成国家统一,巩固作为一个强国的基础。时至今日,在硬实力建设已经取得重大进展的条件下,我们尤其需要重视增强软实力建设,我们展现给世界的不应该仅仅是那些导演、文人、“艺术家”之辈只会向西方人展示的本国女人的身体。无论个人还是国家,惟自信者方能自强。我们的躯体已然站起,我们的思想不应仍然下跪。

其次,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上,几乎任何国家都不可能脱离国际环境来解决内部问题,而国际环境给一个国家带来的影响又是利弊皆有。聪明的国家应该善于利用外部资源解决自己的问题,应该善于以最好的条件利用外部资源;而一个国家能否利用到外部资源,利用外部资源的条件是否有利,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外界基于实力对这个国家的认识。一个国家越是被外界视为弱国、落后国家,就越难利用外部资源,利用外部资源的条件就越不利;反之,一个国家越是被外界视为强国、先进国家,就越容易利用外部资源,利用外部资源的条件就越有利。既然已经有那么多人将我们视为名列前茅的世界强国,那么,我们就应该充分利用这一认识为我们争取利用外部资源的更有利条件。

第三,任何认可同时也意味着期望,世人越来越多地认为中国是世界名列前茅的强国,对中国的疑虑和寄予的期望必然同时上升。大国崛起同时意味着对他人生活的影响上升,意味着对国际社会公共事务所承担责任的扩大,中国能否以负责任的态度善用这种日益上升的影响力?中国能否表现出足够的治理世界能力?我们需要化解疑虑,并以实际行动表明自己不负世人对强国的期望。我们的终极目标无疑应当是增进本国国民的福利,而我们用以追求这一目标的手段不是与外界冲突,而是和谐。国家硬实力的增长及其影响的溢出要求国家表现出负责任的态度和良好的治理世界能力,而负责任的态度和良好的治理世界能力表现又将为这个国家硬实力的进一步增长创造较好环境。我们必须清醒而坚定地拒绝某些势力要我们承担非分负担的企图,但我们不能逃避应当承担的责任,因为这种逃避最终必然通过损害一国的信誉而损害其硬实力的增长。回顾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期间中日两国的不同态度以及危机后两国在东亚影响力的消长,就不难明白这一点。

 

 

(2007.11.14,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2529)|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