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达能-宗庆后之争中掩藏着多少上不得台面的私利?  

2007-06-05 04:53:17|  分类: 国际投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能与宗庆后之间围绕娃哈哈品牌使用权的争端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有关报道,达能亚洲(Danone Asia Pte Ltd.)及其全资子公司已经就此正式向斯德哥尔摩仲裁院提出8项仲裁申请,娃哈哈集团表示“会积极应对”。

达能-宗庆后之争是我国引进外资(之所以说是“引进外资”而不是“利用外资”,是因为目前在太多的情况下我们单方面地被外资利用)中的典型争端,值得我们从中汲取的教训自不在少数,我们也应该由此亡羊补牢。然而,我们应该汲取的教训究竟是什么?我们又应该如何亡羊补牢?是如同宗庆后和某些人所主张的那样由政府部门出面强制废除当初的《商标使用合同》吗?非也!

不错,达能的所作所为表明,该公司在中国扮演的角色主要是财富瓜分者,而不是善意的合作者和财富的共同创造者,当初的《商标使用合同》对中方也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是,上述合同并不违反当时的中国法律,既然已经由合资各方签署,也就具备了相应的法律效力,因此不适合现在由中国政府部门出面干涉,强制废除或中止这项条款。我们可以而且应当根据以前的教训完善改进我们的外资法规,但不宜用改进完善之后的新法规去判断新法规制定之前的商业交易是否合法。是的,宗庆后作为企业经营者很优秀,娃哈哈这个品牌很有价值,但娃哈哈这样一个商业品牌的价值无论如何也不能与我们一个泱泱大国政府和法律的信誉相比,更不用说这样一个商业品牌仅有20年历史,还远远不足以如同茅台、宣纸等那样成为国家或地方文化传统的有机组成部分。孰轻孰重,我们必须对此保持清醒认识。我们不能用我们政府和法律的信誉去为一个企业家的失误买单,毕竟这不是关系国家生死存亡的战略企业。我们的民族产业即使放弃了这样一个品牌,也能够在不太长的时间里重新造就这样一个品牌。

而且,无论是我们还是达能这样的外资都应当认识到,娃哈哈这样一个诞生、发展在中国且迄今主要市场都在中国的品牌,其价值相当一部分来自于中国消费者对其作为“民族品牌”的认同,假如它因转让给外资而丧失了这一性质,进而失去了中国消费者对其作为“民族品牌”的认同,其价值将大打折扣。

更有甚者,如果我们果真强制废除当初的《商标使用合同》,还将令其它奉公守法、诚实经营的企业也面临不确定的风险。一家企业、一个人今天有能力用违规手段扭曲法律夺取外资企业的利益(尽管这种利益当初可能是用不公正但合法的手段取得的),明天也就可能运用这种“能力”来剥夺国内其他国民、内资企业的合法权益。让我们看看俄罗斯和中国企业在俄罗斯的遭遇吧!把持俄罗斯经济命脉的寡头多数依靠非正常手段发家,他们天然更加倾向于继续通过非正常手段低成本攫取经济资源。俄罗斯曾邀请中石油于2002年12月参加竞购斯拉夫石油公司的74.95%国有股权,但在拍卖前一个月里,俄罗斯社会舆论反对由中国控股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声浪陡然高涨,国家杜马为此紧急立法,禁止任何国有股份超出25%的企业(包括外国企业)参与竞购俄罗斯国有股份,中石油被迫退出。结果,这笔股权交易金额本来预计可以达到25亿美元,如果中石油参与,价格可望突破30亿美元,最终成交价格不过18.6亿美元。实际上,在幕后操纵这场变故就是企图廉价攫取斯拉夫石油公司的两大寡头:西伯利亚石油公司老板阿布拉莫维奇,以及阿尔法集团(控制秋明石油公司)老板弗里德曼。

让我们把眼界放宽,我们还可以看到,中国并非如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那样是单向的外商直接投资东道国,我们同时也是一个迅速成长的对外投资母国,而且并购正日益成为中国企业海外发展的常用手段。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市场共计披露24起并购,其中跨国并购15起,其中3起金额最大的交易都是中国企业并购国外公司。[1]既然我们对中海油、联想等公司在别国的并购交易所受不公平待遇记忆犹新,那么我们就不宜过度地限制外资,我们需要为国际社会创立更可通行的规则。

尽管我国政府不宜直接干涉此案,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当亡羊补牢,只是我们亡羊补牢的正确方式不应当是宗庆后所主张的那个样子。审视此案经过,我们需要在两个方面开展补救工作。

首先是进一步完善引进外资的条款,防止企业控制权旁落。在娃哈哈案例中,1996年合资时确认娃哈哈占合资公司49%股份,达能、百富勤共占51%。本来,不考虑其它因素,只要其他股东不能组织到一起,控股股东持股比例越低,就意味着他能够用越少的投入控制越多的资源,上述结构对娃哈哈是有利的。问题是达能与百富勤以他们在新加坡共同设立的金加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投资,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达能公司在境外悄然收购了百富勤在金加的股份,轻易获得娃哈哈51%绝对控股地位。在南孚电池落入外资控制的案例中,也是出现了多名外资股东股权全部被摩根斯坦利收购的情况,这才导致中方控股权旁落。由此可见,为了保护企业控制权,日后寻求外资的企业需要在合资协议中制定相关条款,防止出现类似情况。

比上述完善具体条款更重要的是防范企业管理层在引进外资中的道德风险。中国引进外资导致民族品牌消亡的案例屡见不鲜,但重蹈覆辙者仍前仆后继。这其中究竟有何奥妙?如上文所言,宗庆后称“当时对商标、品牌的意义认识不清,使得娃哈哈的发展落入了达能公司精心设下的圈套”;然而,那么多明显对中方不公平的条款,一个个都是商海老手的中方企业管理层难道真的就那么愚蠢?难道他们就真的都看不出来其中的问题?恐怕并不是中方企业管理层愚蠢,而是他们“聪明”过度,企图借助外力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吧!在娃哈哈案例中,我们看到的是娃哈哈本属100%国有企业,宗庆后一直希望将其据为己有,为此而采取的设立管理层持股娃哈哈美食城等手段都不规范,都有无偿侵占国有企业无形资产之嫌,在上市改制途径受阻之后方才引进外资,并在引进外资之后一步步提高了自己和家族的股权比例。当初达能能够赢得对中方那样不公平的条款,未必不是利用了宗庆后的这种心理。直到现在,许多外资并购案例之所以疑云重重,之所以在社会上激起强烈质疑,在相当程度上也是牵涉到企业高管未必摆得上台面的私人利益。在合资之后,作为合资公司和娃哈哈集团的执掌者,宗庆后及其家族设立那么多与本公司同业竞争的私人公司,充分暴露了当前中国企业管理层职业操守之低下;而且其中有那么多是无需承担信息披露义务的离岸公司,宗庆后及其家族究竟是想隐瞒什么呢?

我坚决反对所谓“外资企业在中国注册就是中国企业”的说法;我坚定地认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经济与社会长期发展的基础只能是本国资本积累,而不是外资;在对外资过多的超国民待遇的扶植下,外资对我国市场的垄断已经非常突出,要警惕外资在经营中转移定价、逃税和垄断市场等不规范行为;我渴望看到我国民族产业的壮大;但是,就此案而言,我认为并不能无条件地向宗庆后表示支持。既然达能已经正式提出了仲裁申请,那么就按照国际通行的规则来吧!

 

(2007.5.31)


[1] 清科集团报告,转引自周明:《首季41家中国企业境内外上市》,《中国证券报》,2007年4月19日,A10版。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