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国内贸易谈判快车道之争事关多哈回合  

2007-07-09 10:33:17|  分类: 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7月2日,发表于《21世纪经济报道》,2007年7月6日) 

尽管各国贸易谈判团队都付出了不少努力,但在与美国政府贸易谈判“快车道”(fast-track procedure,又称“贸易促进权”,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缩写为“TPA”)授权到期日(2007年6月)的赛跑中,多哈回合进程显然正在落入被动。6月17日—21日访华时,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说过,多哈回合谈判已进入关键时期,为了避免政治因素导致业已拖延5年多的多哈回合进一步拖延下去,本轮谈判需要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全部完成。为此,世贸组织成员方需要在今后几周内就关键的农业和非农产品的市场准入问题达成协议,以便有充足的时间完成所有其他议题的谈判。[1]那么,影响多边贸易谈判的最大政治体制因素是什么?无疑就是在世贸组织内部影响力最大的美国的那套奇特的对外事务管理体制。

美国政府行政部门虽然与他们的别国同行一样具体负责对外贸易谈判,却要额外受到国会贸易谈判授权的掣肘。按照美国宪法,对外贸易政策决策权属于国会,其第一条第八款规定,国会有权“管制同外国的、各州之间的和同印第安部落的商务”,并“制定和征收关税”;总统虽然享有包括贸易条约在内的缔约权,但“须经出席参议员2/3的批准”(美国宪法第二条),而且总统的贸易决策权是以国会授权的形式(有时间限制)获得的。国际谈判无非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孙子有云:“将能而君不御者胜”,在其它主要国家,在授权政府谈判之后,议会并无权力对政府谈判达成的国际协定额外提出修改要求;但在美国,在一般情况下,美国国会可以对美国行政部门谈判达成的任何贸易协定提出种种修改要求,或是任意无限期拖延、悬置,以至于其他国家与美国的贸易谈判都全无意义。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关贸总协定东京回合期间,经尼克松总统提出,在授权总统参加东京回合谈判的同时,美国《1974年贸易改革法》(Trade Reform Act of 1974)规定,总统可以采取“快车道”程序(fast-track procedure)来降低、取消或协调非关税壁垒,其第151条款规定,贸易谈判协议提交国会后,国会无权修改,必须在15天内审议、表决,使之具备法律效力。

自从这项制度建立之后,美国政府在对外贸易谈判中究竟有无作为、作为多大,基本上就取决于总统能否取得贸易谈判“快车道”授权。现任美国总统布什于2002年获得“快车道”授权,2005年其期限获准延长两年,今年6月30日终止。2002年获得授权以来,布什政府已与新加坡、澳大利亚、智利等许多国家政府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然而,尽管美国从经济全球化中获得的利益堪称全世界最大,尽管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也明确承认现在美国出口正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但欲壑难填的美国保护主义势力却希望在享受所有这些利益的同时推卸一切调整负担,许多国会议员和其他方面人士声称本国没有充分享受到自由贸易的好处,拒绝延长布什的“快车道”授权。结果是6月30日大限已过,这项授权仍旧没有落实,多哈回合前景也相应笼上了一层阴影。

面对这种局面,美国政府官员们已经纷纷声明,敦促国会延长总统的“快车道”授权。国务卿赖斯发表声明,呼吁国会“立即”延长这项授权,她称国会如果不采取行动,将使美国政府在对外谈判中失去一个“重要外交手段”,并损害美国的外交利益。财政部长鲍尔森表示,美国人从开放的市场中受益,美国经济要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和竞争力,国会就必须授予布什贸易促进权。商务部长古铁雷斯表示,贸易促进权有利于增加美国就业、促进商品出口,现在美国出口正处于历史最高水平,美国无法承受“被边缘化”的后果。[2]贸易代表苏珊·施瓦布的声明开头就明确提出:“美国需要对美国之外世界上95%的消费者开放商业”,她警告国会,“我们的贸易伙伴和竞争对手们正在谈判和结束贸易协定。2002年以来,至少已有100个区域贸易协定生效,还有100多个协定正在谈判”。[3]

然而,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人们不能立足于华盛顿国会山衮衮诸公突然良心发现,道德风险显著降低;在政客们争先恐后讨好贸易保护主义小集团的大选年,美国行政部门高官们这些旨在推进自由贸易谈判的呼吁常常注定犹如在荒野中的呼啸而已,美国政府无法重新获得“快车道”授权的风险正在高涨。既然苏珊·施瓦布也明确说,“总统——肯定是每个总统——应当获得贸易促进权,以保证美国能最好地推进我国贸易利益”;[4]那么,我们不能不询问:美国的这种对外事务管理体制是否存在根本的制度性缺陷?按照全世界利益衡量,按照美国利益衡量,这套发源于美国凭两洋阻隔而远离世界局势时代的制度虽然可能曾经有效运转,但究竟是否适合美国业已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现实?世界贸易怎样才能有效摆脱被美国这套落伍过时对外事务管理体制绑架的局面?

 

(2007.7.2)


[1] 《拉米:中国应在多哈回合谈判中发挥更大作用》,《国际商报》,2007年6月21日,第3版。

[2] 《美政府敦促延长总统贸易促进权期限》,《中国证券报》,2007年7月2日。

[3] 《贸易谈判代表苏珊·施瓦布关于贸易促进权到期和延长的声明》,美国贸易代表署网站:http://www.ustr.gov/Document_Library/Press_Releases/2007/June/Statement_by_US_Trade_Representative_Susan_C_Schwab_regarding_the_expiration_renewal_of_Trade_Promotion_Authority.html

[4] 《贸易谈判代表苏珊·施瓦布关于贸易促进权到期和延长的声明》,美国贸易代表署网站:http://www.ustr.gov/Document_Library/Press_Releases/2007/June/Statement_by_US_Trade_Representative_Susan_C_Schwab_regarding_the_expiration_renewal_of_Trade_Promotion_Authority.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