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当前通货膨胀的外部输入特征与不对称冲击治理  

2007-09-20 11:5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通货膨胀压力正与日俱增——面对月度价格统计数据,任何人都不会否认这一点:1—8月份累计,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3.9%;8月份当月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6.5%,其中城市价格上涨6.2%,农村价格上涨7.2%,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上涨2.6%,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上涨3.8%;……相应地,反通货膨胀在我国宏观经济管理中的分量正日益加重。

治理问题的前提是准确分析问题的根源,置身经济高度外向的环境中,中国当前的通货膨胀压力具有鲜明的外部输入特征,这种外部输入特征首先体现在进口初级产品价格的上涨。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昔日作为初级产品净出口国和制成品净进口国的中国已成为初级产品净进口国,初级产品进口额逐年高涨。1994—2006年间,我国年进口额从1157亿美元上升到7916亿美元,初级产品在进口总额中所占比重从1994年的14.23%提高到2006年的23.64%,提高幅度超过9个百分点,且初级产品进口比重的提高主要体现在非食用原料(燃料除外)和矿物燃料、润滑油及有关原料两类,前者所占比重从6.43%提高到10.51%,后者所占比重从3.49%提高到11.24%。我国已经是铜矿、锰矿砂等其它多种资源产品的最大进口国,是仅次于美国、日本的世界第三大石油输入国。在这种情况下,当主要原料、能源输出国和西方投机基金们在市场上翻云覆雨,推动主要原料、能源屡创新高之时,中国无论如何也无法幸免。

即使是某些中国本国产品,外部冲击因素也成为其价格上涨的最主要根源。就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而言,今年以来中国通货膨胀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是食品类价格。在8月份的CPI各个组成部分中,食品价格上涨18.2%,非食品价格上涨0.9%。令人惊异的是,这个涨幅是在中国去年粮食丰收、今年夏粮单产创造历史新高的同时出现的。2004—2006年,我国粮食产量依次为9389亿斤、9680亿斤和9800亿斤,逐年增长;今年上半年,夏粮产量达到11534万吨,增长1.3%,增产146万吨,为连续第4年丰收。之所以出现粮食产量与价格同步上涨这种似乎背离价格规律的现象,原因在于国际市场。去年世界粮食减产1.6%,其中谷物减产2.1%,小麦减产5.2%,粗粮减产1.1%,粮食需求则增长1%(其原因很大程度上又应归咎于美欧发达国家制造生物燃料的需求“异军突起”),导致芝加哥期货市场小麦、玉米等期货价格大幅度上涨,也吸引中国粮食出口上升,以至于今年出现了粮食净出口的现象:1—7月,中国谷物及谷物粉出口634万吨,比去年同期(367万吨)增长72.9%;出口金额12.900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6.6651亿美元)增长93.6%;进口谷物及谷物粉只有100万吨,比去年同期(223万吨)减少54.9%。1—8月,我国大米和玉米出口分别增长1.7%和81.7%,进口谷物及谷物粉减少57.9%。在这种情况下,欲求中国食品价格不上涨,实在是难乎其难了。

在更广阔的时空背景上考察,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中国国内还是在国际上,通货膨胀压力加大很大程度上不过是流动性过剩的表现而已。过多的货币追逐过少的商品和资产,通货膨胀随之来临。而世界性流动性过剩,又源于此前几年西方国家的宽松货币政策。就中国而言,中国的流动性过剩直接源于外汇占款渠道的基础货币发行过多,而外汇占款居高不下原因是世界经济失衡,中国国际收支双顺差居高不下,中国贸易顺差(换言之就是美欧对华贸易逆差)居高不下很大程度上又是美国财政赤字居高不下的反映而已。因此,要解决这个问题,单纯由中国方面采取措施无济于事,需要美欧日宏观经济管理部门与中国合理协作,而国际协作从来就困难重重。

毫无疑问,当前以食品价格“一马当先”的通货膨胀格局对社会不同阶层的冲击是高度不对称的,中低收入阶层所受冲击最为严重,高收入阶层则因资产价格上涨而跻身净受益者。在基尼系数已经高居世界前列的今天,这种马太效应蕴藏着怎样的经济社会危机,自是无需赘言;对此大力加以治理,理所当然。但由于当前通货膨胀的外部输入特征,要削弱通货膨胀对中低收入阶层的不对称冲击,直接管制价格的办法很难收效,更有可能是徒然耗费政府行政资源却给高收入者和外国人增加套利机会而已。所以,更合适的办法应该是对中低收入阶层直接给予适当的现金补助,我国财政收入迅速增长,也意味着我国政府有能力实施这一策略。而本着对国家、民族未来负责的态度,这种补助应当首先从学生开始,由财政承担中小学生在校午餐支出。让我们从这一点做起,纠正将学生视为榨取利润对象的可耻的“教育产业化”路线。

 

(写于2007.9.11,仅代表个人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