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夏季大连达沃斯论坛评论之一:让达沃斯为我所用  

2007-09-07 10:07:14|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于《新京报》,2007年9月7日,发表时有删节) 

夏季大连达沃斯论坛就要召开了,从20年前与中国企业家联合会共同举办中国企业高峰会而反响平平,到这次夏季大连达沃斯论坛吸引了众多关注,达沃斯在中国的发展跃上了一个新台阶,现在也确实是达沃斯在中国寻求实现这一飞跃的恰当时机:

如果说20年前达沃斯在中国社会还没有多少知名度,这个“品牌”难以推销的话;那么,时至今日,经过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几次参与,中国社会对达沃斯的认知程度已经非常之高。

如果说20年前中国很多企业需要的还是占据国内市场,打响国际知名度等还不是他们迫在眉睫的需求;那么,时至今日,在更深入参与国际化竞争的背景下,中国许多政府机构和商业机构需要也希望借助海外知名机构的知名度来提升自己的形象和影响力,达沃斯更容易找到一拍即合的合作伙伴。

如果说20年前不管是引进达沃斯的活动,还是参与达沃斯组织的活动,中国国内企业机构受到的限制都比较多,而这些限制在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当时中国国际收支和收入水平;那么,现在的情况已经截然不同。

盛会开幕在即,对于中国的某些“国际人”来说,不出国门即可获得这样一个拥有国际知名品牌的论坛作为活动平台,确属值得欢欣鼓舞之事;大连市和辽宁省两级政府大概也满怀希望、不惜巨额投入,希望借此盛会之机给大连市和辽宁省的品牌增添光彩。然而,是利用还是被利用?这是任何人、任何机构、任何地区、任何国家在对外开放中永远都会面临的问题,在达沃斯的中国攻略中,我们同样无法例外。

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是诞生于经济全球化浪潮中的机构,由于经济全球化的双重属性,达沃斯相应也在全球化中扮演了双重角色:经济全球化一方面体现了各国经济发展必然突破国家界限、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最有效配置资源的客观要求;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也是规则的全球化,而“中心国家”通常会借助自己的主导地位隐秘或公开地将自己的规则强加于人,以至于有一种常见的说法称所谓“全球化”也就是“美国化”,而这些规则固然非常符合“中心国家”的利益和期待,对边缘国家却未必公平,而有损全世界大多数人权益的规则长期而言也必定不利于世界经济社会的发展!相应地,达沃斯一方面创造了一个机会让世界各国的政府、经济和舆论界开展沟通,客观上符合经济全球化环境下各国之间经济社会相互作用增强、需要更广泛深入协作的实际需求;另一方面,该机构又充当了一个传教士,将西方主导意识形态、规则通过更委婉的渠道灌输给其它国家的精英阶层,使其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乃至认同、膜拜以西方为中心的国际规则,而由于这些规则未尽合理,这种认同、膜拜无形之中扼杀了人们的创造性,消除了他们探索更好可能性的主动精神。而在从事这一切的时候,被洗脑的对方还要争先恐后地向该机构交钱!

所以,在面对达沃斯之类具有华丽“国际化”外包装的机构时,一个国家、特别是有缘参与这类场合的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充分认识其两面性,力争其为我所用,而不是我为其所用。

任何事情我们都要既考虑必要性,又考虑可行性;那么,我们有这样的实力让人家为我所用,而不是单纯地我为其所用吗?答案是“有”!

达沃斯为什么要来到中国?不错,达沃斯可能具有某种传教士般的热情,希望寻找一切机会向中国这个迅速崛起的新权力中心传播“福音”,把中国纳入西方的轨道。如果他们仅仅具有这样的非逐利动机,那么,我们确实很难让达沃斯为我所用,但他们来到中国的动机并不完全如此。在这个国际实力对比格局变动不居的世界上,作为一个社会机构,达沃斯要保持乃至提高自己的国际影响力,除了要维持在传统权力中心的影响力之外,还必须在新兴权力中心加强影响力;否则,随着老权力中心在世界格局中所占份额下降,仅仅在老权力中心拥有影响的社会机构影响力也就将随风而逝了。而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崛起中的权力中心。

与此同时,达沃斯号称“全世界最赚钱的非营利组织”,作为一个自收自支的机构,达沃斯要到能够取得收入的地方去,而且需要推进自己的业务和收入多元化,增强抗风险能力,中国显然是一个合适的赚钱地方:

如果说20年前达沃斯刚刚进入中国时,中国企业机构支付能力有限,那么目前中国国民收入正在迅速增长,外汇储备充裕到了过多的地步,有足够的支付能力;

如果说有的国家社会过度封闭以至于对外界知名品牌无动于衷,而有些国家社会又非常开放、见多识广,对所谓的“国际惯例”和“国际知名品牌”,那么中国目前的状况恰恰是开放度和见识、自信心足以知道外界知名品牌,但不足以摆脱对“国际惯例”之类有形无形的心理崇拜,达沃斯作为一个来自发达国家并已在整个西方世界打响了品牌的外来机构相对容易推销自己些;

……

对方有求于我,就是我方推行自己思路的良机。面对国际知名论坛,面对这样的机会,我们的主办城市和与会精英们需要考虑的不应当仅仅是如何让外界接纳自己,更不应当仅仅是如何利用所谓“国际惯例”和“国际知名品牌”抬高自己在国内的身价,改善自己在国内利益分配格局中的地位;还需要考虑如何利用这个平台传播我国的思想,让我国的呼声更加响亮,让外界更加认真地倾听我国的声音。就长期而言,要真正掌握话语权力,我们还需用心造就真正中国品牌的世界知名论坛。

 

 

(2007.9.6)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