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对世贸组织争端应认准我方根本目标——评汽车零部件争端我方初裁败诉消息  

2008-02-15 10:47:09|  分类: 中美经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来,曾经被中国社会神乎其神的世贸组织在内部管理和组织纪律方面确实问题不轻。美国、欧盟、加拿大起诉我国汽车零部件贸易政策的争端初裁结果本该3月初才正式公布,但还有足足半个多月的时间,那些通讯社们就不知通过怎样的内线和手法提前拿到了中国在初裁中败诉的消息,并几乎转瞬之间就传得满世界尽人皆知。既然是这样一个内部纪律在很大程度上形同虚设的机构,中国国民就实在没有必要对其太过仰慕。

暂且撇开世贸组织的内部纪律、这条消息的真实性等问题不谈,对这场中国入世以来第一场货真价实的通过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等的贸易争端,中国公众毫无疑问会予以高度关注;而要最好地运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我们首先必须认准我们的根本目标。不错,打官司肯定要追求胜诉;但在很多情况下,“胜诉”与“实现自己的根本目标”之间并不完全画上等号。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既胜诉又能实现自己的根本目标,但在无力同时实现上述最优结果的情况下,我们就不应当过度看重表面的胜诉与否,而应当关注我们的根本目标能否实现,从而实现次优结果。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保护国内幼稚产业、提升国内产业结构是我国产业发展政策和贸易政策持久的主题,为此,难免要制定政策对外资企业和进口商品实行一些限制;而由于包括世贸组织规则在内的国际经贸现行规则存在偏重“自由贸易”而忽视“发展权利”的倾向,发达贸易伙伴肯定会充分利用这一点,诉诸双边和世贸组织的多边渠道来约束我国的上述政策。事实上,世贸组织成立12年来,其争端解决机制比关贸总协定的争端解决机制活跃得多。截至2007年12月10日,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共计受理369个案件,远远超过关贸总协定47年的总和;发布了142个专家组报告、84个上诉机构报告和30000余页的裁决报告。欧美又是最经常使用这一机制的世贸组织成员方,大约45%的案件由欧、美发起。而且,中国面临的多边争端压力正在加大。入世以来,中国共计向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起诉两次,剔除2002年与欧盟、日本等国家/地区共同起诉美国钢铁保障措施那次“群殴”型起诉之外,真正我方“单打独斗”提出的起诉只有一起;相反,中国被诉有8次,在2007年总共15起案件中,中国被诉4起。中国早就是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大受害者了,而且角逐的战场正在向世贸组织转移。既然如此,在这些争端诉讼中,我们追求的根本目标就不应该是争端裁决的胜利,而应该是实际的利益:出口市场、国内产业的发展、……等等。

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解决过程旷日持久、败诉方无需向胜诉方赔偿两大特点决定了“胜诉”与“实际利益”两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分离。在欧共体、日本、美国诉印度尼西亚汽车工业措施案中,欧共体、日本、美国分别于1996年10月3日、4日和8日向印尼提出磋商;1997年6月12日,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成立专家组;1998年7月2日,专家组完成报告并分发给各方;1998年7月23日,争端解决机构通过专家组报告,专家组报告执行期限截至1999年7月23日。从争端爆发起3年时间、从成立专家组起差不多两年时间。而且,为了确保裁决的“严谨”和“公平”,这样漫长的周期也不可能缩短。所以,在适当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充分发掘这一特点,即使在争端解决中最终败诉,也达到了保护本国市场足够时间的目的,国内生产在这段时间内可以成长起来,立足于国际化竞争了。

就此次汽车零部件贸易争端而言,我们相信我国《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并不违反世贸组织根本原则,相信自由化并非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体系的基本目标,而是实现其基本目标的手段,促使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才是其基本目标之一,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体系也为此赋予有关成员国一系列可以使用的政策工具,中国《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只不过是运用了这项合法权利和防止变相走私规避整车关税而已。但是,诉讼的结果常常充满不确定性,既然世贸组织不少具体规则本身就存在偏颇,自由化这个理论上赖以实现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体系基本目标的手段在实践中往往凌驾于其基本目标之一(促使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之上,我们这个半新不老的世贸组织成员在玩弄世贸组织条款方面的熟练性也显然比美欧国家差不少,那么我们最终就可能胜诉也可能败诉。但即使我们最终由于对相关法律运用不够熟练而导致有道理却输官司,长达数年的诉讼过程也已经足够不少内资汽车零部件厂商成长起来了。

既然如此,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很明确了。对于我们的谈判团队而言,在世贸组织初裁结果正式公布之后,如果确实与我方的要求相悖,那么,我们就应当行使我们再次上诉的权利。不错,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历史上,迄今尚未出现过终裁与初裁不一致的先例,但事在人为,中国并不是天然就只能循着别人的先例而不能开创先例。长盛不衰的中国乒乓球队曾经创造过决胜局11比20落后的情况下反以22比20翻身获胜的奇迹,我们的谈判团队应当具备这样的坚强意志。即使终裁结果仍然不符合我们的期望,我们还可以争取尽可能长的调整时间。在此案中积累的经验教训还可以用于我们起诉和被诉的其它案件中,真正的贸易大国是国际市场价格和规则的制定者而不是纯粹的被动接受者,而诉讼从来就是决定和推行规则的重要过程。我们不应该如同美国那样滥施诉讼,但作为一个大国,过度的温柔敦厚并不正常。我们虽然追求和平崛起,但也没有必要把只能束手待宰的羔羊当作自己的图腾。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中,截至2007年12月上旬,同属发展中国家的巴西起诉和被诉分别是22次和14次,印度是17次和18次,阿根廷是14次和16次,贸易规模和水平远远超过这些国家的我们不应当过分追求避免诉讼。中国军队是在战争中学会了近代战争,我们的谈判团队也需要通过真刀真枪的诉讼来验证和提高利用国际贸易规则维护本国利益的水平。

对于我们的内资汽车零部件企业而言,该做的事情就是只争朝夕,充分利用这段时间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占据国内外市场份额。这样,即使这场争端终裁结果不如人意,我们的内资企业也已经牢固占据了更有利的市场地位。

对于我们的社会公众而言,不宜抱着上世贸组织打官司必须胜诉的心态,那样可能对政府有关部门产生不必要的压力,迫使其担心在世贸组织败诉而竭力谋求双边渠道解决争端,反而给对方创造了讹诈我们的机会,从而不利于实现我们的实际利益。

最后,我们必须警惕某些西方国家在贸易争端中的政治意图。2月14日的《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不是报道了吗?——资深人士表示,他们认为此案的意义超越了汽车业本身。美国贸易代表苏珊·施瓦布(Susan Schwab)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作何反应将会具有启发意义。如果像我们希望和预料的那样,中国被证实有违其在WTO的职责,那将有可能帮助中国国内提倡改革的力量。”[1]对于任何一个具备起码尊严的个人和国家而言,外国这种对自己内政赤裸裸的干预本质上都是不可接受的侮辱;但令人倍感羞耻更潜藏重大危机的是,“以入世确保改革不可逆转”的说法竟然在我们国内一度甚嚣尘上!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让我们把倚靠外力推进国内“改革”的可耻想法、说法和做法丢进垃圾堆,塑造自立自强的人格和国格。

 

(2008年2月15日,仅代表个人意见)


[1] http://chinese.wsj.com/gb/20080214/bch151109.asp?source=whatnews1,《汽车零件争端,WTO判中国违规》,《华尔街日报》中文网,2008年2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