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为新能源开发创造良好环境  

2008-03-26 10:14:56|  分类: 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能源开发已经成为国内外经济界的热点,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也已于本月18日发布了《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要制定成功的新能源开发战略,必须做到以下几个要点:

首先要明确新能源开发的目标,在此基础上明确发展重点。开发新能源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也是为了缓解、乃至消除现行能源消费模式造成的温室效应、大气污染等严重环境问题,因此,新能源开发的重点应当是能够兼顾上述两项目标的能源种类。除了煤炭、石油、天然气、水电等主要常规能源之外,风能、太阳能、核能等我们可以利用的能源都可以称作新能源。根据环境标准,可以将上述林林总总的新能源划分为两类:一类是把原来的更强的温室气体通过利用转换成不那么强的温室气体,另外一类是根本不排放温室气体的新能源。前者典型如煤层气,属于煤炭开采的副产品,其主要成分甲烷的温室效应高达二氧化碳的21倍,那么,通过煤层气开发,将目前开采煤炭时直接排放到空气中的煤层气燃烧利用,尽管燃烧之后仍然产生二氧化碳,但是温室效应只有原来甲烷的1/21,对减缓温室效应和全球变暖趋势能够产生积极效果。后者包括风能、太阳能、核能等等。在短期内,前者由于适合在现行能源利用系统下使用而更为重要,但从长远来看,要满足人类持续增长的能源需求,最重要的还是不排放温室气体的新能源,特别是核能。

其次,新能源开发从来就不是单纯的技术问题,还是商业问题,无论如何先进的技术,倘若缺乏商业可行性,那就必然无从推广,这样,要发展新能源,就必须为新能源发展创造使之具备商业可行性的环境。与常规能源相比,新能源最大的商业弱点莫过于成本较高,如果常规能源维持原来的低廉价格,新能源的开发就注定缺乏商业动力。事实上,近年国内外新能源开发的热潮很大程度上系拜油价高涨所赐。在这种情况下,需要警惕的是出于良好动机的抑制常规能源价格政策很可能产生一系列负面后果,包括抑制新能源正常发展,最终得不偿失。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尽管会加大通货膨胀压力,尽管会遭到舆论界千夫所指,但在国际市场原油价格猛涨的背景下,由于以下原因,提高国内市场成品油价格直至最终与国际市场接轨是完全必要的:

——国内外成品油价格倒挂将激励向境外走私成品油、境外交通工具来境内加油等千奇百怪的跨境套利行为,导致国内肥水外流,等于补贴境外消费者。

——在原油价格已经与国际市场接轨的情况下,成品油价格与国际市场联动能够为我国石油企业改善内部管理创造必要的外部环境,否则,石油公司内部炼油部门等于是要承担强制性的亏损义务,公司将不得不为一个扭曲的价格体系付出额外的成本来界定公司内部不同部门的真实贡献。以国内原油批发价格已经与国际市场接轨为由,声称成品油价格调整不过是石油巨头将利润在不同口袋之间转移,不过是完全没有考虑企业管理的需求,也没有考虑我们的原油并不能完全自给,没有考虑我们是一个全世界名列前茅的石油进口大国,并不公平。

——激励企业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和节能途径,激励居民寻求更健康的生活方式,从而推动构建节约型社会。在油价上涨的时候,无论是出于道义还是出于经济效率目标,我们都不应要求政府或石油企业补贴高收入居民的奢侈消费;掌握话语权利的舆论界人士们也应反省,自己对国内石油公司所谓“垄断”的抨击中理性和客观成分几何?有多少是出自维护自己能源高消费生活方式的不切实际的私欲?

第三,新能源开发、特别是像核能这样的新能源开发在技术探索过程中必定要承担这样那样的风险,遇到各种各样的失败,这就需要我们的社会公众能够抱着对技术探索的失败持有相对宽容的态度,因为对失败的宽容是技术进步的前提,中国历史上已经有过这样的惨痛教训。

直到明朝前期,中国的海运技术在全世界遥遥领先,与此前数十年的郑和船队相比,哥伦布的新大陆远航船队犹如玩具。但明朝中后期之后,西欧航海技术成功地赶超了中国。中国航海技术何以在那样一个和平发展的年代落伍?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漕运兴起,致使当时直至晚清的中国海运业丧失了巨额政府采购的推动,而西欧当时的航海和探险恰恰是在航海家亨利王子等人运用政府资助等方式推动发展起来。自从明成祖定都北京以来,由于北京周边粮食不能自给,从江南到北京的大规模粮食运输成为政府最重要的事务之一。南粮北运有运河和海运两条路线,海路的优势是运输量大、平均运输成本低,但每年多多少少要出一点海难,死几个人;走运河平均运输成本高,但运输路程上的安全性要高得多。在盲目追求安全第一的思路下,当时明廷决策者漕运走海路,全部都走运河,结果这项貌似“人道主义”的决策不仅因为成本过高而耗尽了明朝政府的财力,而且使得运河沿线一些地方在几乎整个明清两朝都为确保漕运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最典型的案例是兴盛于唐朝开元盛世的泗州古城在康熙年间为保证漕运而淹没在洪泽湖下,直至2004年方才部分浮出水面。从整个国家、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这项“人道主义”决策最大的后果是导致明清两朝中国海运业丧失了政府采购的推动而陷入停滞,其后果如何?从鸦片战争开始,直到现在,我们一直在为这项决策埋单。我相信,西方国家一些极端的环保主义者正在把他们的国家拖向类似明朝当年的错误,我不希望我们的国家再度犯下同样的错误。

 

 

(写于2008.3.20,仅代表个人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