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陈金义“欠债门”事件的新发展说明了什么?  

2008-09-05 11:02:44|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赴藏多日,刚刚回来,重新开始贴文章)

 

看来,又一尊“知名企业家”的神像要倒塌了。在各路媒体穷追不舍、抽丝剥茧的调查之下,前福布斯上榜富豪陈金义“欠债门”事件暴露出的内幕越来越多,多年大量挪用公司销售收入纳入家族私囊、挪用合作伙伴前期投资、资本外逃、利用海外资本市场中国概念热潮玩弄“空手道”上市圈钱、过河拆桥排挤技术合作伙伴、……所有这些陆续揭露出来的问题,令陈金义本人头顶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榜富豪”、“2005年浙江年度经济人物”等光环迅速黯然失色,更暴露出了某些社会舆论和政府过度溺爱企业家、特别是私营企业家,以至于不惜扭曲基本规则的问题。

难道不是吗?在引爆“欠债门”事件的乳化油项目中,政府过度溺爱私营企业家而不惜扭曲基本规则的问题暴露得格外充分。与王洪成的“水变油”骗局不同,通过乳化将重油改良成为优质能源在理论上是说得通的,问题仅在于探索合理的配方以及具备商业可行性的生产方法。若能成功,确实能够如同陈金义所宣扬的那样功在当代,泽被后世。

然而,良好的意愿不能替代无情的科学现实。根据有关报道,已由包括清华、浙大专家在内的鉴定委员会一致同意通过鉴定的“金伦油”实际上还存在严重的技术疑点。在2004年8月浙江省发改委高新处和科技厅成果处的“金伦油”科技论证会上,浙江大学能源系的两位教授认为,“金伦油”热值提高而硫含量和冷凝点降低的现象不可能同时出现,这违反了牛顿能量守恒定律。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咨询委委员乔映宾到生产厂家考察后认为,“金伦油”使用中会有安全隐患问题,影响要长期才看得出来。对这些技术疑点,陈金义及其合作伙伴未能作出令人信服的解答。对违反能量守恒定律的疑问,“金伦油”研发专家王先伦坚称自己的产品没有问题,“可能是能量守恒定律错了”;对教授们提供分子结构并公开原材料配方的合理要求,王先伦先以保密为由拒绝,随后又表示自己只知道怎么做,但写不出相关化学反应的方程式。

且不提“能量守恒定律错了”的宣称何等令人瞠目,在存在如此根本性疑点的情况下,“金伦油”居然还能获得鉴定委员会一致同意通过鉴定,还能被浙江省经贸委列入2006年省级新产品试制试产计划,不能不令人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广东九江大桥这个获奖工程禁不起运沙船轻轻一撞,事故鉴定委员会的技术“泰斗”们又以神奇的高效和令人“钦佩”的勇气宣称该项工程设计和施工不但没有问题,而且具有前瞻性;……经历过众多诸如此类的案例之后,“金伦油”鉴定委员会的奇特鉴定结果早已不能令我国公众产生任何惊奇,至于这类鉴定结果背后有何故事,公众也自会有自己的分析判断,反正无论是什么样的“泰斗”也并不掌握行政权力。但掌握了行政权力的浙江省经贸委三番两次力挺这个存在如此明显疑点的产品,当地政府并推举他当选“2005年浙江年度经济人物”,却不能不令人关注了。即使不考虑很多公众会认定陈金义获得的这些支持和荣誉背后存在端不上台面的交易,我们也不能不说,政府对陈金义的偏爱太过度了,以至于践踏了科研成果鉴定的基本规则,也在相当程度上令自己沦为笑柄。

至于某些社会舆论对企业家、特别是私营企业家的溺爱,我们更是无时无处不感受到。在某些学者、某些媒体笔下,私营企业家的任何要求都是正当的,都是必须予以满足的;一切法律、道义,只要与私营企业家的要求产生冲突,都必须根据私营企业家的要求修订、让路;对私营企业家的任何批评,都可以归结为反对改革开放,都是违反“天条”之举;……在这种溺爱之下,我们已经见识了数不胜数的违反基本逻辑、令人啼笑皆非的论调,任何私营企业家犯事,我们都可以立马听到各种各样理直气壮为他们辩护的说法;同样是在这种溺爱之下,即使在不少负面内幕已经揭露出来之后,对陈金义“欠债门”事件我们仍然可以听到“尊重失败的企业家”之类呼声。在从未建立过种姓制度的中国,社会舆论和政府对企业家、特别是私营企业家的这种溺爱正在相互促进,大有将私营企业家树为凌驾于法律和道义之上的新型婆罗门种姓之势。

然而,即使不考虑其社会后果,这种表面上的“爱护”果真有利于犯事的企业家个人吗?果真有利于整个企业家阶层吗?个人也好,阶层也好,能否立足,自身素质和良好公共关系缺一不可,但这种表面上的爱护恰恰会对这两个方面都造成损害。任何一个通情达理的父母都懂得不可溺爱子女,同样,对“刁民”企业家的溺爱不仅会使得“刁民”个人趾高气扬,无意上进,而且会占用本来可以用于“良民”的资源,并树立极为恶劣的示范效应,逼迫、诱导“良民”向“刁民”看齐,其结果就是整个企业家阶层的不求上进和堕落。这种表面上的爱护,还会将这个阶层推向全社会的对立面,请问有哪个阶层承受得起与全社会为敌的后果?也许,溺爱企业家的倡导者们这样做是出于某种意识形态,是期望这个阶层能够成为中国社会的核心力量;可是,这种先入为主的企图不仅蒙蔽了他们的判断能力,也无助于他们所钟爱的企业家阶层。

陈金义“欠债门”事件违反的具体法规已经不少,但这起事件中暴露出来的溺爱企业家问题涉及整个社会运行的基本规则,因而更为重大。在当今中国社会,相信无论媒体继续爆出多少“猛料”,也自会有人为陈金义的所作所为百般辩护,“论证”责任不在于陈金义,而在于政府和社会没有给他更多的优惠和纵容。我们不指望能够说服所有人,我们只指望能够日复一日说服足够多的人采取行动,避免问题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2008.9.4,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66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