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消费者权益”虎皮下的政治斗争——回首丰田质量风波  

2010-04-29 17:51:0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会晤加拿大来客,特意问了问他们在质量风波之后对丰田和日本车的看法是否恶化,回答是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对丰田的质量等等还是相当信任,就在此前写的文章基础上修订充实一下,重新贴上来吧)

 

在丰田质量风波中,美国官方打着“消费者权益”的旗号对丰田大加挞伐;立法常常是事件推动的,丰田质量风波也已经成为推动更高水平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重要理由。我无意为丰田汽车出现的质量问题辩护,事实上我也曾经对丰田在中国的“汉兰达坡”事件大加抨击,也主张在这场质量风波中按照中国现行法规保护中国消费者的权益;然而,丰田质量风波果真是单纯的消费者权益事件?纵览整个事件过程,我们不难发现,这场风波具有消费者权益保护与政治斗争双重性质,其中的政治斗争又包括美国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斗争两个方面,而其政治斗争成分远远超过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成分。只要冷静观察,不难发现,丰田质量风波固然暴露了对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某些不足之处,但闹得这么大,这样上纲上线,实际上已经暴露出了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度和运动中的某些误区,清醒地认识到这些误区,对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度的发展持冷静态度,不仅对产业健康发展有利,同样符合消费者的长期利益。我们对丰田乃至其它日本产品、日本企业需要给予客观公正的评价,在我国这个开放的市场上,这样做不仅对外企有利,对于我们的民族企业同样是有利的。丰田质量风波暴露出别国商业、法律和政治环境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作为一个出口大国,我们确实要总结丰田在应对这种有缺陷环境时的失策之处,以利于我们的出口企业日后更好地适应出口市场环境,但这并不等于我们自己也要向这些缺陷看齐,两者不可混为一谈。作为一个独立自主而不是对山姆大叔亦步亦趋的大国,我们应用自己的眼光去审视世界,我们应用自己的头脑去判断事件的轻重缓急,决定应如何合理分配自己的注意力,而不应盲目追随美国媒体的渲染。

在丰田质量风波中,美国、韩国品牌一度成为赢家,韩国车从中受益更为显著。然而,根据长期的经验和研究,我相信作为日系车代表的丰田质量总体上还是好的,丰田的质量问题即使存在,总体而言也不至于比美国车更严重,更不至于比韩国车差。丰田质量风波之所以引人瞩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该公司产品质量更好,从而引发了更高的期待:丰田车可能只有1个毛病,别的车可能有5个毛病,但丰田车要做到没有毛病才能算进步,别的车只要做到4个毛病就算进步了。在这种情况下,难道我们能说别的车比丰田还好?丰田此前“摆平”问题的某些手段即使不大摆得上台面,但也不会比他的大多数同行更恶劣,某些美国政客和媒体实际上是在把所有厂商普遍存在的问题说成是丰田独有的问题。

在这场质量风波中,对丰田的抨击主要是在“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旗号下开展的,但我们必须分清楚所谓“消费者权益”包括短期权益和长期权益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未必完全统一,目前舆论中所说的“消费者权益”几乎全部是指消费者短期权益,对这种“消费者权益”的过度强调必然会走进误区,最终反而损害消费者的长期权益。消费者短期权益是什么?是以尽可能低的价格享受现有产品和服务,无偿更佳;是要求产品和服务供应商承担尽可能高的责任,承担无限责任最佳;是为产品和服务中的瑕疵索取尽可能高的赔偿。而消费者的长期根本权益是什么?消费者的长期根本权益在于享受不断创新的产品和服务,假如无限制追求消费者短期权益,为现有产品和服务要求尽可能低的价格,要求供应商承担尽可能高的责任,为瑕疵索取尽可能高的赔偿,其结果必然是相关产品和服务的供应者因风险与收益不对称而纷纷退出,最终非但无从享受产品和服务创新,就连已有的产品和服务也有可能“断顿”,或是假冒伪劣横行。假如当初对中国电信企业“垄断高价”的抨击果真转化为现实,中国肯定就不会有现在这样全世界一流的电信网络,以至于我在海拔五千米的纳木错湖滨手机信号也是满格,电信服务项目也不会如同现在这样五彩缤纷,所有消费者都从中受益;餐厅酒店为消费者提供的良好就餐环境是要耗费可观成本的,他们有权利为此谢绝消费者自带酒水,或是为自带酒水收取服务费,假如对此也要在“消费者权益”旗号下加以否定,其结果要么是菜肴价格全面上涨,要么是餐厅酒店难乎为继纷纷关闭;……只要我们不指望别人饿着肚子为自己无偿服务,类似的道理本来就不难理解,就连激起全民公愤的三聚氰胺牛奶事件,其诱因在一定程度上也应归咎于牛奶市场上过度的价格战。

在技术创新问题上,消费者短期权益和长期权益的潜在冲突最为显著,因为技术创新的某些问题完全可能必须要到大规模实际使用之时方能发现,在实验室中发现不了,我们不能要求技术人员是全知全能的上帝,相应也就不应为创新产品中的某些问题要求过高的赔偿。2月23日美国众议院住房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听证会的重点问题之一不是丰田部分车型的突然加速问题吗?但不少研究已经发现,由于汽车上使用的电子设备越来越多,而车主、外界使用的其它电子设备、数码产品也越来越多,现代社会无处不在的电磁污染可能才是导致丰田部分车型突然加速的真正原因。在这里,我们作为消费者的最大利益不是用“保护消费者权益”之类大帽子索取一时的巨额赔偿,以至于严重挫伤厂商从事技术创新的积极性,而是在“保护消费者权益”与鼓励创新之间求得平衡,我们不要以为丰田所受的打击别的厂商不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转基因之类一旦实施推广就意味着整个民族和生态环境都暴露在未知风险下的技术,务必慎重又慎重;但对制造业中风险承担者是单个个人的情况而言,我们应为技术创新留下足够空间。

由于相当一部分消费者针对丰田乃至其它日本车“质量问题”的投诉未必符合事实,强调这一点更有必要。投诉不符合事实,部分可能是因为错怪,因为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效果也无异于心理诱导和暗示,车祸肇事者们会因此更多地诿过于汽车质量问题而不是自己糟糕的车技。对于这种心理效应,客观的美国媒体也并不否认。

更值得警惕的是,美国法律制度的误区完全有可能激励某些消费者向讹诈者方向发展,任意夸大丰田车“质量问题”给其造成的“损害”。众所周知,美国拥有奇特的法律制度,某些成年消费者分明是自己犯了缺乏生活常识的“弱智”级失误,也能凭借这套法律制度、依靠口舌如簧的律师向企业索取天价赔偿,从而造就了因为自己端咖啡烫伤自己腿部而逼迫咖啡店赔偿百万美元、几十年老烟枪却向烟草公司索赔上亿美元之类奇闻,无意攫取非分之财者没有必要无条件地站在这类“受害者”一边。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我们不要把美国消费者都当成是纯洁羔羊,更不必对美国法律制度抱着不切实际的玫瑰色梦想。按照美国法规,诉讼双方,只要有一方要求采用陪审团,另一方就必须接受。在涉及贪污腐败、杀人越货之类案件中,陪审团制度有利于维系社会基本正义;但在涉及复杂技术问题的案件中,缺乏相关专门知识的陪审团往往容易受流行偏见左右。事实上,日本电视台已经抓住了一批证据,表明美国不少消费者对丰田“质量问题”的指控实际上是律师事务所诱导乃至导演消费者共同伪造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讹诈。鉴于我国关于“法治”、“司法改革”的许多流行说法都是把美国那套东西当做尽善尽美模板和我国发展方向,明确这一点对我们非常重要。

丰田质量风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成色值得怀疑,其政治斗争色彩却相当浓重。这种政治斗争一方面体现在美国国内,时值中期选举之年,相当多美国政客将这场风波视为表演作秀的良机,或是必须表态以讨取选民一时欢心的事件。按照美国法律设计,美国议员们本来就可以坐而论道却不用为其承担实际后果,在中期选举日益临近之际,在此问题上最保险的做法更是对丰田极尽口诛笔伐之能事,而不是力图冷静客观。而有了这样一群蓄意要在选举年借机表演讨取选民欢心且在这方面几乎不受任何道义和国际法约束的议员鼎力支持,有意者的表演肯定会更加声情并茂,登峰造极。

美国众议院2月23日那场听证会不是找了个女子向丰田章男大声哭诉“丰田,你真无耻”吗?作为一个习惯于了解事情前因后果全过程的人,作为一个多少了解几分美国政治法律制度的人,她的煽情哭诉实在无法让我产生多么强烈的共鸣,过火的表演反而损害了我本来会有的对她的同情心,因为她那场“历险记”不曾对她和别人的人身与财产造成任何真实损害,一个拥有正常心智的成年人完全不必盲目跟着如此大惊小怪,不必让自己的眼泪如此廉价。美国的法规如何如何,只要不是对我们的国民、我们的企业太无理,我们管不着也没有兴趣管,但我们自己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不能隐含地假定消费者都是“温室花朵”式的娇宝宝,只能捧着宠着受不得一点波折摔打,我们的规则只能按照拥有正常心智的成年人的逻辑制定执行。既然我们对“南京徐老太”之辈嗤之以鼻,我们就不要重蹈那个法官的覆辙。“生命无价”、“同命同价”确实是形象生动的原则说法,但实际可行的补偿规则必须考虑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必须考虑现实。

至少在美国,丰田质量风波中国内政治表演成分已经超过了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成分;随着事件的发展,国际政治斗争成分又超过了国内政治表演成分。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军占领下的日本就成为美国控制东亚的基石;在相继退出台湾和菲律宾等军事基地之后,美日同盟对美国控制东亚、确保全球霸权的意义更为突出。正因为如此,为了确保日本继续俯首帖耳规规矩矩走在美国规定的轨道上,美国需要打击日本政府的任何“脱美”倾向,抓住可资利用的机会敲打日本,向日本政府和社会重申自己作为“老大”的权威。为此,借用“经贸争端”名义实现自己的政治军事战略目标,这种手段比直截了当地挑起政治争端更高明。鸠山政府上台伊始就表露出了一定程度的独立自主外交倾向,从喧嚷丰田质量风波,到访美受冷遇,被山姆大叔当做出头椽子百般“修理”,实不足为奇。

丰田质量风波早已蔓延到中国国内,论战战火在各类媒体上熊熊燃烧。我在纸质媒体上发表两篇对美国喧嚷“丰田质量问题”表示异议的文章后,很快就出现了一些抨击反驳我论点的文章,《东方早报》编辑就给我转过来一篇《面对丰田质量问题不能讲中国式宽容》,其基本论证逻辑之一,可以归结为“因为美国如何如何,所以我们应当如何如何”,并指责丰田章男在北京向消费者道歉的记者招待会,“这一次,美国受害者在国会作证,而中国受害者被丰田工作人员赶出新闻发布会现场”,云云。我注意到,有些人喜欢使用“中国式”说法,而且被他们加以“中国式”冠词修饰的事物,一定是他们认为不好的东西;这样说的人,如果是外籍人,请离开这个你如此鄙视谩骂、视之为罪恶代表的国家;如果是中国人,请尊重自己的国家,这种说法不仅是在辱骂其他中国人,也是在辱骂你自己。至于“中国受害者被丰田工作人员赶出新闻发布会现场”,当事人具体情况如何,是否够得上“受害者”的程度,不是这篇文章讨论的内容,但美国国会听证会是权力部门行使权力,当事者有义务遵从;丰田章男在北京的记者招待会则是丰田公司自费的活动,主办方有权力决定接受哪些人入场。权益受损的消费者可以而且应该到质量检测机构、到司法部门举报起诉,到这样的活动现场闹场并不是受法律保护的权利,反而有损自己的道义基础。我希望我国消费者维权在理性、法律的轨道上运行,而不是打着“维权”的旗号就可以为所欲为,这种危险倾向在前些年的某些维权活动中就有所体现,而且理所当然地走向了社会秩序的反面。在华丰田质量问题按照中国现行法规处理即可,不必超越现行法规格外从严;我们必须防止外资控制中国经济命脉,但我们完全可以采用别的光明正大的手段实现这一目标,无须借助丰田质量风波无限上纲;在华外资企业必须依照中国现行法规对中国消费者权益给予足够的保护和补偿,但这不应妨碍我们对如何实现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度可持续发展进行冷静的思考,何况丰田公司在中国投资工厂不止一家,这些企业的员工及其家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2010.4.29,仅代表个人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10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