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世行权力变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2010-05-05 09:35:47|  分类: 金融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发源于美国的次贷危机升级成为全球经济金融危机之后,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曾表示,全球经济危机正在改变世界权力关系,其影响将波及货币市场、货币政策、贸易关系和发展中国家所扮演的角色;言犹在耳,这段话已经在世行发展委员会春季会议决议中得到了体现:依靠降低西欧、日本的投票权,发展中国家的投票权得到了提升,中国成为海外舆论笔下“最大的胜利者”,在世行的投票权从2.77%提高到4.42%,成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世界银行第三大股东国,德国第四,与去年全球GDP前四名排名相符。那么,世行权力变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毫无疑问,中国在世界银行股权增加标志着国际社会对中国综合国力上升的承认,标志着在现行国际经济政治秩序下中国发言权的扩大,意味着中国将有更大的能力为自己创造更有利的外部环境,可喜可贺。从世行的职能领域来看,此事将提高中国在发展援助、开发融资、国际直接投资规则等领域的影响力,对于正在积极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有着比较直接的好处。但纵观全局,也可以断言,在中国向全球经济权力顶峰攀登的路上,这远远不足以成为决定性的一步。

之所以如此判断,首先是因为目前的国际经济权力体系未必符合包括中国在内众多国家的需求,条件具备时“另起炉灶”是我们永远不可放弃的选项,不管是在全球金融体系还是在区域金融体系下都是如此。中国这个孙悟空不是只能当弼马温和斗战胜佛,也可以当齐天大圣。既然现行国际金融体系只是我们的选项之一,而不是唯一出路,那么在这个体系内的上升对我们而言也就并不具备独一无二的意义。由于中国在现行国际经济组织中地位上升,这些组织内部中国雇员、特别是专业人员和高级管理人员数目将增多,希望这些人不要沉迷于这些国际经济组织的免税高薪待遇(《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第七条第九节b款规定了世行职员收入的免税待遇),而要时刻清醒意识到这些组织在中国整体战略中的地位和自己的职责。

其次,在现行国际经济体系中,虽然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并列世界四大经济组织,但世界银行既不具备世贸组织那种在国际贸易领域独一无二的地位,在现行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相比也“稍逊风骚”。《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开篇便开宗明义地说明,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的本名)宗旨是“通过使投资更好地用于生产事业的办法以协助会员国境内的复兴与建设,包括恢复受战争破坏的经济,使生产设施回复到和平时期的需要,以及鼓励欠发达国家生产设施与资源的开发。”换言之,在现行国际金融体系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好比中国人民银行,国际清算银行好比银监会,世行好比国家开发银行,级别都是正部级,但国家开发银行的权力是不能与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相比的。因此,即使是在现行国际金融体系下走“改良”之路,我们也还需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其它更具有决定意义的机构中取得进展。尽管世界银行成员国必须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各成员国在两大国际金融组织认缴的股本份额基本相同,但还需要经过正式认可的程序。

第三,即使在世行内部,中国这次股权上升也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决策权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因为美国在重大事项上的最终决策权并未改变。在世行执行董事会投票决策中,各成员国250基本票,在此基数上,每10万美元股增加1票。1946年,美国的投票权比例高达36%。其后,美国等西方国家投票权份额不断下降,1982—1996年间,美、英、德、法、日所占投票权从42.99%下降到37.55%,其中美国投票权为17.14%。与此同时,世界银行章程关于决策规则的条款也发生了有利于西方大国的变化。尽管一般事项获得简单多数票即可通过的规则没有变动,但重大事项所需赞成票的门槛却提高了。1946年美国拥有36%投票权时,只需65%赞成票即可修改世界银行章程;现在欲修改世界银行章程则需经过3/5成员国同意,并在执行董事会获得85%赞成票。由于此次调整之后美国的投票权保持为15.85%,美国对重大事项的“一票否决权”并未被推翻。只要能保持对重大事项的“一票否决权”,美国的股权越低,对美国越有利,因为这意味着山姆大叔是在用更少的资源控制着同等的权力。

不仅如此,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组织的控制并不仅仅表现在议事规则,更表现在人员构成。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越是高层次职位,西方人所占比例越高,西方人在专业工作人员中所占比重高于在辅助工作人员中所占比重,在管理层所占比重高于在专业工作人员中所占比重;在管理层中,西方人在掌握决策实权的专门职业序列中所占比重大大高于在不掌握决策实权的经济学家中所占比重。在2004年出版的《国际游资与国际金融体系》一书中,我对此已经作了详尽的叙述。这样,即使未来中国股权进一步提升,美国和西方国家仍然可以借助在人员构成上的多数获取无形的巨大优势。

所以,在世行股权上升是好事,但我们还不应为此冲昏头脑。让我们回顾开国领袖当年向即将胜利夺取的全国政权的全体中国共产党人们发出的告诫:“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比较渺小的,更值得骄傲的还在后头。”“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在通向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万里征途上,中国人,继续奋斗吧!

 

 

(2010.4.30,仅代表个人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11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