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增强稀土市场控制力仍然任重道远  

2010-09-26 08:11:36|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来,我国政府已经把我们占有资源和产能优势的稀土作为争取国际市场定价权的突破口了,从南到北,旨在增强稀土市场控制权的举措接二连三:在北方,内蒙古自治区正式下文,明确由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专营全自治区稀土战略资源;在南方,广东、广西、福建、江西、湖南五省区产地15市则共同签署了《南方五省区15市稀土开发监管区域联合行动方案》;在中央,商务部委托五矿商会于13日召集各主要稀土企业召开座谈会,共同商讨明年的稀土出口工作安排,2007年以来一路减少的稀土出口配额可能进一步缩减;……

是的,我们早该在稀土领域动手了。在这个产业,我们是储量第一、产量第一、出口第一,2009年我国稀土产量12.48万吨,占全世界95%以上,其它主要生产国俄罗斯、美国、印度产量分别只有2470吨、1700吨和50吨,即使不考虑稀土的战略价值,以如此优势而未能掌握定价权,这是不可容忍的。而且,中国以全球31%的储量供应95%以上的需求,我们的资源能够支持多久?毕竟全世界已探明稀土储量只有8800万吨,而80年代提出的矿产资源开发“有水快流”方针只不过暴露了倡导者的肤浅轻率而已。为此,提高产业集中度、减少出口配额等等措施都是必要的,但要达到我们的目的,我们首先要准确定位自己的目标,然后还需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而我们采取的措施力度分寸又需拿捏得当。

首先,我们需要明白,中国目前在稀土方面的困局同样不仅仅是问题,也是成就的副产品。分离稀土是一项高难度技术,稀土元素化学性质极为相似,尤其是15种镧系元素化学性质犹如15个孪生兄弟,一一分离十分困难,分离镨、钕更是难中之难。因此,国外少数公司长期垄断稀土生产技术,我国只能出口原矿或含有稀土元素的矿渣,稀土价格则极为高昂。1972年起,我国从分离镨、钕着手稀土分离提纯技术攻关,以徐光宪领军的中国科学家在不太长的时间里便开发出了世界最先进的稀土回流串级萃取体系,彻底淘汰了西方垄断者那种耗时长、产量低、分离系数低、无法连续生产的生产工艺。依靠这项先进技术,中国彻底摆脱了出口稀土原矿的处境,低成本生产的单一高纯度稀土横扫世界市场,国际单一稀土价格下降30%至40%,美国钼公司、日本稀土分离企业、法国罗地亚公司等长期垄断世界稀土市场的西方企业在这场“中国冲击”(China Impact)下纷纷减产、停产、破产,或寻求同中国技术合作,中国终于实现了稀土资源大国向稀土生产大国、稀土出口大国的飞跃,徐光宪因此被称为“稀土界袁隆平”。1970年代之前,中国没有稀土出口,世界稀土市场被美国和欧、日垄断;70年代末,中国开始打入稀土市场,1980年代中期后中国稀土份额急剧上升。今天,中国基本垄断了世界稀土生产,即使美国这样的唯一超级大国,目前要想重新开采本土稀土矿山,由于没有稀土提纯生产技术,也只能把开采出的矿石送往中国提纯。当前中国稀土业的问题是这项伟大成就的副产品,是由于出口集中度太低而导致肥水外流;我们只能在此成就基础上追求提高稀土收益,不仅提高我们现在生产的单一稀土收益,而且进一步掌握下游深加工环节,但我们不能指望回到1970年代前的状况。

在准确定位我们目标的基础上,我们还需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我们必须维护和加强自己在稀土分离提纯环节的控制力,并力图增强对稀土资源的控制。没有这两点,我们本意旨在抬高价格、提高稀土产业收益的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将是为人作嫁,帮助别国稀土上游产业重获生机。君不见中国限制稀土出口之后中国境外已有200个稀土项目计划开采?特别是美国本土最大稀土矿芒廷帕斯矿正在筹备恢复开采,预计年产量可达一万吨,相当于今年中国出口配额的1/3。除了在国内要加强稀土矿山和生产企业的整合之外,我们还需要把资本触角伸向海外稀土资源;对于不愿接受中国资本参与稀土资源开发的东道国,我们一定要牢牢掌握稀土分离提纯环节控制权,而且这一环节不宜采取合资,应当保证我国企业独资,以便有效保护我国在这个环节的核心技术。

牵一发而动全身。稀土正在从“工业味精”向“工业粮食”方向发展,中国限制稀土出口,力图增强稀土市场控制力,意味着利益分配格局的改变,必然、而且已经招来了从欧美到日本一系列发达国家的反对,相信日方会在周六开幕的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中提及这个问题。对此,我们需要维护自己实施出口管制的权力,能否顶住外界压力,是决定我国争取稀土产业定价权斗争成败的关键。这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涉及国家安全。中国资源禀赋并不丰饶,又是世界头号出口大国,假如为了满足别国、而且是把中国视为最大潜在竞争对手的国家的需求而过快耗尽本国珍贵的战略资源储量,万一战争风险降临,中国将如何求生?须知,新中国自成立之日起就遭受严密的贸易封锁,封锁者正是今天向世贸组织起诉指责我们限制资源出口的美欧国家,为了封锁中国,中央情报局把指挥台湾当局海军拦截、抢劫对大陆贸易商船的联络站一直设到离福建省会福州仅30公里的白犬岛,直到1958年,当解放军在海空战场取得攻占一江山岛等一系列胜利后,才被迫撤离;直到1972年尼克松访华,美国才取消对华全面贸易封锁。有此惨痛经历,眼见得美欧海军扼制了中国资源进口的几乎全部海上要道,中国怎么可能把自己浴血奋战百年方才赢得的命运自主权拱手让人?除非美欧愿意把自己的海空军力销毁90%以上,让中国确信即使本国相关资源耗尽也能便利地进口,他们对中国的要求和说教才有足够说服力。

 

 

(2010.8.25,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119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