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新育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姓名:梅新育 简介: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武汉大学导师,清华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独立董事 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网易考拉推荐

切尔西的婚礼与美国金融改革法案命运  

2010-09-05 00:30:0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切尔西的婚礼已经办过了,把这篇旧文在此贴出,切尔西婚礼虽然已经过去,但我相信这篇小文章谈的问题不会过去)

 

克林顿的独生女儿切尔西(Chelsea Clinton)就要嫁人了,筹备婚礼已经成为这个华丽家庭当前的第一要务。父亲当过两任美国总统,母亲是现任美国国务卿,而且有希望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如此华丽家庭的婚事,要想不引人瞩目也确实困难。而在我来看,令人饶感兴趣的是这桩婚事男女双方家庭均属权势集团中人,准新郎马克·梅兹文斯基(Marc Mezvinsky)父母分别为爱荷华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前众议员,虽然与准新娘切尔西的门第相差很大,但也堪称高门大户,因此,这桩婚事完全有可能成为美国权势集团发展的又一典型案例;如果与美国新通过的金融改革法规映照,那就更有趣了。

7月15日,美国参议院以60比39的明显多数票通过篇幅长达2300多页的金融改革新规(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预计很快就会正式签署而成为法律。这份号称1930年代大危机以来最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彻底扭转了1980年代以来金融业放松管制的潮流,对金融业施加了众多约束,从业务范畴、资本充足、银行对基金的直接投资、业务防火墙直至赋予监管机构必要时分拆大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权力,不一而足。假如不是有近在眼前的次贷危机惨痛教训,这份金融改革法案完全就没有可能提出,但在实践中,金融业利益集团是否会通过活动架空这份法规?“财政部-华尔街共同体”的发展历程和切尔西的婚事可以提供几分借鉴。

“财政部-华尔街共同体”源出出现已久的“华盛顿-华尔街复合体”(Washington-Wall Street Complex)一词,指的是美国政府财经主管部门(包括财政部、联邦储备委员会、证券交易委员会等)与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资本大财团之间的人事交流和情报信息交流。虽然“财政部-华尔街共同体”并没有正式的组织形态,但这个圈子内部及其与最高权力部门的私人关系却异常紧密,如道格拉斯·狄龙家族之与肯尼迪家族,弗农·乔丹之与克林顿,威廉·唐纳森之与布什家族,甚至不失学者本色的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Laurence Summers)也出身大牌经济学者世家。

一方面,美国金融业网罗了众多权贵及其家族后人。早年有布热津斯基担任迪安-威特公司(Dean-Witter,或译作“丁韦特公司”)顾问,卡特总统经济顾问阿瑟·奥肯曾在华尔街投资银行帝杰公司(Donaldson Lufkin Jenrette,内地又译作“唐纳森-勒夫金-詹内特公司”)担任顾问,近年的格林斯潘、萨默斯之辈财经高官离开公职后更是纷纷在华尔街大型金融机构获取天价高薪的“顾问”职衔。就是那些非财经部门高官及其后人,离开公职或从大学校园毕业时投身高薪金融行业的还少吗?这回婚礼的女主角、克林顿独身女儿切尔西当初进入斯坦福大学时学习的起初是化学专业,未久便转入历史专业,然后奔赴牛津大学攻读国际关系专业硕士,毕业后先是在麦肯锡公司获得一份17万美元年薪工作,然后又转入一家投资基金工作。男主角马克·梅兹文斯基本身就是犹太人,纽约的投资银行家,更引人联想的是其父2002年因资金诈骗案入狱,2008年假释出狱,至今不过两年。

另一方面,美国财团头面人物出任国际国内公职更是由来已久。1961年肯尼迪总统任命华尔街豪门后裔道格拉斯·狄龙(Douglas Dillon)担任财政部长后,步入仕途的华尔街人士数目显著增长,美国政府公职也成为许多财团头面人物公开追逐的目标。华尔街投资银行巨头高盛公司前副总裁、清华大学教授约翰·桑顿(John Thorton)一度担任清华大学教授,而他在清华大学的第一堂课上就直言,自己的下一个目标是美国政府公职。[1]至于保尔森从高盛主席位子上出任美国财长后高盛所得到的好处,更遭到了众多诟病,广为人知。

哎!有这样一个势力强大、根深蒂固、亦官亦商、亦商亦官而且擅长游说摆平各类问题,有了1930年代大危机后的金融管制转向放松管制的经历,我们还是不必把美国金融改革新规严格执行不走样的希望看得太高吧!

 

 

(2010.7.20,仅代表个人意见)





[1] 有关报道参见史彦:《约翰·桑顿:清华第一课》,《经济观察报》,2003年9月22日,A2版。

  评论这张
 
阅读(29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